无浪系眠舟

你所看见的这个世界,将成为他们的荣耀

【亲子分】蛊乡(上)

*伊比利亚半岛。
*把斗牛当成梦想去追逐的亲分x对斗牛畏惧无比的子分(这什么。)
*给树子小天使的生贺/2014.9



       他在牦牛横冲直撞引得群众恐慌四散的过程中找到了那个哭泣的孩子。
       棕色的头发本应柔顺,却在这场骚乱中凌乱不堪。翘起的发丝因他的抽嗒而微微颤动,眯着的双眼在这尘土飞扬中抵挡着泥沙的侵袭。
       孤独又无助,在这无人顾及的世界。




01
       安东尼奥拉开窗帘,任凭阳光浸没了整张大床,唤醒了占据柔软床铺的人。
     「混蛋……把窗帘拉上——」
     「偶尔也感受一下阳光的温暖嘛,罗维诺。」
       睡眼惺忪的少年翻了个身,微睁着眼也带着些怒意,该死——阳光真刺眼。
       宿醉的遗留是该死的头疼,如同千万只蚂蚁啃噬着脑壳,瓦尔加斯先生此时正与昏沉的大脑作斗争,丝毫没有注意到眼前的人。
     「妈的——」拽被子抓得死紧,叠得整整齐齐的被子被拉扯出褶皱,罗维诺勉强睁开眼睛,却被刺眼的阳光直入视网膜。「番茄混蛋?」
       逆光的背影看得不甚清晰,但他却能准确地判断出,忽略宿醉的头疼,他想他此时能立马弹起来给对方来上一拳。
       可惜他不能。
       头疼还缠着他。
      如同痴缠不休的情侣。

     「好点了吗?」安东尼奥在床边倾身,伸手摸了摸对方的脑袋,「昨晚喝那么多酒是做什么哦。」
     「不用你管——!」 被戳到痛处的青年猛地拍开温柔关切着他的手,在床上翻了个身背对着阳光,背上暖融融的一片,这让他心情更烦躁了些。
       安东尼奥无奈地揉揉手,转身把窗帘拉过掩盖住一半的阳光,空气中使温度上升的粒子渐次消失,房间里又趋向阴凉。「好好休息哦,俺去煮点意面,再下点番茄——」
       因是木地板而无比清晰的脚步声逐渐远去。
       罗维诺望向天空,被天花板挡住的视线只能在房梁游移,木屋的房顶是尖起的,这让屋内的人向上望时,中间总有一种坠下的不真实感,像是行错一步便会坠下深渊。偏过头,窗帘未遮掩外头的所有景色,安东尼奥的番茄园此时生机勃勃,番茄苗成熟后结出了红得如同斗牛士手上挥扬着的红布的果实,一个个新鲜得还挂着清晨的露珠,轻轻一晃露珠便顺着不平的沟壑滑下,留下淡淡的水痕,紧接着就被阳光蒸发得无影无踪。
       西/班/牙的番茄成熟了。

02
       你听说过巫蛊吗?
       起初我不相信这蛇蝎心肠的诅咒,毒苹果应验的万代千秋。
     「——俺这里只有番茄。」
       当西/班/牙人听到这奇怪的提问时,午后的阳光正不温不火地蒸发着棉被的水分,面对披着黑斗篷的人,他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03
         罗维诺翻了个身,盯着虚掩的木门出神。
         香甜软糯的味道穿过门与墙的缝隙在屋内萦绕,此时意面已经煮熟,            安东尼奥一定已在上面浇上浓郁的酱汁,肉末混着酱液顺着线条往下流动。番茄被煮得烂熟,丝丝清甜的香味如同午后窗外那满目鲜红的番茄园一样撩人心扉。
        虚掩的门挡不住安东尼奥欢快的歌唱,在厨房里他一边切菜一边轻轻哼出了小调。罗维诺听得不甚清晰,但依稀能够辨别出那是安东尼奥经常唱的那一首,无论在酒吧还是在家里。
       顺带一说,那个酒吧是安东尼奥和两个好朋友——按罗维诺的话来说就是恶友,一起筹钱开的。酒吧装修花了不少钱,但对于安东尼奥来说似乎没有任何问题。
     「因为俺是亲分嘛。」
       虽然这句话对罗维诺来说没有任何值得在意的地方。

       鼻子轻微翕动想要捕捉令人怀念的味道,凝神后却消失不可闻,锅里吱吱冒油的声音撩拨着心弦,罗维诺在听到自己肚子的叫嚣后缴械投降。
     「混蛋!」
       木屋里响起暴喝后瞬间静寂,始作俑者此刻趴在床上无力地看着安东尼奥把香得无法自持的意面放在床头,勉强接受了安东尼奥递来的毛巾,冰凉湿润。

04
       罗维诺懊恼地把头埋进手臂里,到底是什么怂恿他让他鬼迷心窍地走向篝火晚会的中心,那个笑容灿烂温暖如跃动的火花,那个皮肤成健康小麦色的安东尼奥,而忽略了身后的弟弟。
       他仍清楚记得回头时那处不被照亮的黑暗中的空落冷寂,那个只会哭的废柴弟弟不再在他的身旁,他在何处——任谁都会想到,在这个偏僻的鱼龙混杂的地中海小岛上,一个失去了庇护的孩童,随时随地都会被虏走,暗无天日。
       找不到弟弟的那一刻他哭得像个孩子,心中的怒火又蔟然升起,他深知在这小岛上要找回一个被虏走的孩子,几率几乎为零。
       安东尼奥就在这时走近了他。
     「不用担心,作为亲分,俺能够做到一切事情!」

       当罗维诺重新把弟弟揽入怀中时,泪水在衣衫上洇出了一片水迹,他偏过头看着一旁的安东尼奥,对方橄榄绿的眸子里尽是笑意的温柔,「即使这样我也是不会感谢你的。」

05
      「即使这样我也是不会感谢你的。」 
        罗维诺把头深深地埋进枕头里,发出闷闷的声音。他翘起的呆毛也无力地耷拉下来,棕色的发丝因在床上翻滚而凌乱不堪。
    「没事哦——」安东尼奥理了理自己的头发, 阳光跳跃在他的指尖,「因为俺是亲分嘛。」
       叉子卷起意面,浓郁的香味从里向外扩散,化开的芝士与番茄酱搅拌出甜蜜的浓香,安东尼奥晃了晃手里的银叉,「不来尝尝吗?」
       罗维诺又败给了撩人鼻息的香味。
       以及安东尼奥突如其来的温柔。
       那盘意面上鲜艳的番茄浓酱,如同巫蛊般魅惑人心。 


01
       翻滚的热浪抵达不到极适宜人类居住的伊比利亚半岛,便被席卷了沙滩的海水吞噬殆尽。咸腥的海风大剌剌地扑在来人的脸庞,火辣的骄阳给予了西/班/牙人健康的小麦色皮肤,以及那灿烂如同千阳触及不到的笑容。
       西/班/牙有个美丽的传说,斩杀巨龙的坚强勇士把他的笑容给每一个人,但那番茄园里最大最红的果实,只给他所爱的人。
       每一年,勇士都在他的番茄园里,寻找那只最漂亮的番茄。

02
       古老的西/班/牙民谣从安东尼奥的一张一合的嘴里溢出旋律,悠游自在恍若仅是做饭时不自觉哼起的歌儿,罗维诺咽下一口酒,甘醇回味在口腔而后喉咙一阵火烧火燎。轻哼一声撇过头看见那人灵活的手指正按着和弦,脸上的笑容让人以为他轻松得不像话——而事实上,安东尼奥也并未感到一丝紧张。
     「倒是俺的小番茄——」安东尼奥在对方恶劣的踩脚行为实施之后话头戛然而止,酒吧里昏暗的灯光照不亮近在咫尺的人的脸庞——该死,伊丽莎白又把灯光调暗了。虽然看不见,但那个混蛋脸上也不会有愠怒之色,罗维诺想着,他总是这样一副好脾气。
     「怎么?」罗维诺再次坐上吧台,晃着双腿让自己脸上的表情充满挑衅的意味,谁知道能不能看得见——总之不能在气势上输了。
       对方也只是笑笑,「罗维诺不来唱一首吗?」
     「哟。」不远处基尔伯特打了个响指,狭长的猩红眼眸在昏暗的环境中也能引人注目。他朝这头扔过来一个物什,转头又和伊丽莎白谈得火热。
       罗维诺挑眉,装作看不见安东尼奥刚接过的东西,拿起那杯只剩一半的鸡尾酒,毫不怜惜地一饮而尽。在弗朗西斯“小罗维诺怎么不懂得品酒”的怨声载道中走上舞台,扬手拒绝了酒保递过来的吉他,居高临下地,看了不远处歪头认真着的安东尼奥一眼,下定了决心似的,清唱起来。
 
  *「 Non dire no, che ti conosco e lo so
        别说不是,我了解你的,所以我知道
        Cosa pensi
        你在想什么 
        Non dirmi no. 
        别跟我说不是
        É già da un po' che non ti sento
        已经有段时间了,没有听到你
        Parlare d'amore
        说爱
        Usare il tempo al futuro per noi
        花时间构建我们的未来
        E non serve ripetere ancora che tu mi vuoi
        你也不用一次次说你需要我了 」

       许久未开口歌唱,嗓音有些低沉带着沙哑,他停顿了一下,心跳的节奏似有些不同寻常。垂着纤长的睫毛,棕色的眼瞳里也没有了往日的嚣张跋扈。
 
   「 Perché ora non c'è quel tuo
        因为现在(再也)没有你 
       Sorriso al mattino per me
        晨起时给我的微笑
       Perché non mi dai più niente di te
        因为你再也不会为我付出
       Se ami sai quando tutto finisce
        如果你还爱着, 你就知道这一切是什么时候 结束的 
      Se ami sai come un brivido triste
        如果你还爱着, 你会知道如何悲伤得颤抖
      Come in un film dalle scene già viste
        就像已经看过的一个电影场景里
      Che se ne va, oh no! 
        结束的那样, 噢不! 」
 
       嗓音放温柔后罗维诺整个人与平日不同,意/大/利语的特殊卷舌音轻轻地如同一只被午后阳光照着的慵懒的猫发出的呼噜声。意/大/利人在间奏的间隙中抬起头来望向那头的安东尼奥,安东尼奥惊讶的目光像是给了他一个 意料之中的答复。
       还有什么我是不知道的?
       没有什么我是不知道的。
       扔给对方一个自信的笑容,像是在嘲笑他低估了自己,但那笑容未免掺杂了苦涩。似乎没有人见过罗维诺这幅模样,众人讶异地停下手上的动作,却都很有默契地将目光投向安东尼奥。



-----

蛊乡(下)

评论
热度 ( 12 )

© 无浪系眠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