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浪系眠舟

你所看见的这个世界,将成为他们的荣耀

【林方】-溺水的鱼 00-01

新年贺文/不会长。
就想写写小锐锐(。



00
       方锐从来没有这么恨过他和林敬言心照不宣的默契。
       以往这会是方锐能够在公众场合拿出来显摆炫耀一番的资本,而现在不同。

01
       N市的风给了初来乍到的方锐一个下马威,初次见面的呼啸队长林敬言就在对面忍耐着不让自己喷笑出声,方锐摸了一把自己的脸确定它没有沾上什么奇怪的东西,而后僵硬地转身,看见与自己相伴了两个年头的训练营外套孤独地躺在地上接受灰尘的洗礼。
     “我靠。”方锐灰溜溜地跑去捡起,回头时看见林敬言搭在他行李箱上的手,骨节分明,泛着青白的皮肤不失血色,手指微微屈起把行李箱的提把扣住,安静地等待着。
     “锐锐小朋友,你的队长正在广播室等候。”林敬言看着方锐手上拎着蓝雨训练营营服,少年的英气在眉宇间聚结,带着对新环境的抱怨不忍直接表达的笨拙,忍不住出声调笑。
       意料之中,方锐立马开口驳斥,“队长我十七了。”附带一个无比真诚的眼神。
     “这个我知道,”林敬言带着一向温和的笑容,不给方锐任何接过行李箱的机会,拉着方锐的全部家当就往前走去,“我一个人过来也没有专门叫战队的车,计程车——还是公交车?”回头询问对上方锐亮晶晶的目光,林敬言忽然有了种不好的预感。
     “队长我们走回去吧!”

       电竞职业选手普遍缺乏体能锻炼已是人尽皆知的,几乎没有哪个人明知这点却偏要走这漫长的路程,当然方锐是例外。
       林敬言有些恍惚,直到见着了呼啸的队徽在眼前熠熠生辉才回过神来,身旁那提出猎奇想法的少年正贴着墙喘气,额头蒙上了一层细密的汗珠,看那架势是要扒在墙上当一副安静的壁画——还能给呼啸作宣传,方锐说道。
     “擦汗。”林敬言递过去一包纸巾,脱力的少年千恩万谢地接过胡乱抹了头上的汗,低头一番操作关闭了手机上运行的程序,如释重负。
       林敬言觉得有些奇怪,“叫你好好走路最后怎么跑起来了?”而且你居然认得路,这是林敬言真正想问的。
     “不懂了吧,”方锐挥了挥手里的手机,干净的屏幕反射了来自太阳的光芒,照得林敬言睁不开眼。而少年的狡黠笑容,给明媚的阳光增添了烫手的灼热,“GPS手机导航,不值不要钱。”语气学得活像楼下喊着跳楼甩卖的穷酸商家。
      林敬言开始思考自己是否陷入了智商下降的怪圈。
      自遇见方锐之后。

      被人从蓝雨挖来的方锐遭遇了人生第一次的水土不服。
    “难吃——”方锐盯着面前有着奇异颜色的菜肴,非常认真地给出了评价。
       蓝雨的食堂堪称人间天堂,没有职业选手会否认这一点。民以食为天这一宗旨在G市得到了极大的体现,G市人民头顶青天,嘴里必叼着一盅两件。作为从蓝雨训练营里走出来的训练生,方锐的口味被养刁了也不奇怪,甚至算是正常。
       这挑剔的口味遇上N市的伙食可谓是激烈的碰撞,方锐大大闷闷不乐地戳着煮得稀烂的米饭,诅咒着那个听说有新人来欣喜万分从而手抖加多了水的食堂阿姨。
     “不喜欢?”林敬言坐到了方锐对面,伸手摆正被方锐撞歪的长椅,把手里提着的饭盒放到了桌上。
       方锐停下了咬筷子的动作,眨巴着眼非常诚恳地点了头。像是个幼儿园里期待着老师奖励红星的小孩。
     “给你带了点东西,”林敬言打开了摆在桌上的饭盒,推到了方锐面前,又一次收获到了对方衷心的笑容。
       不过那笑容似乎是给着饭盒里的东西的。
       虾饺,春卷,黄金松糕……还带着出炉时的余温,方锐的手贴上带着香气的温度时脸上也不知觉泛滥上了幸福,看得林敬言一愣。
     “林大大我宣你!”
      年方十七的方锐喊出了未经大脑筛选的话,成功地让对面倒着热水的林敬言手一抖,洒了满地蒸腾的生命之源。

       第五赛季,方锐出道。
       与其一同在呼啸战队的新人阮永彬接过了牧师愈灵者的账号卡,而方锐拿到鬼迷神疑时仍十分纠结。
    “转型没多久就直接上场这样真的行吗…?”盯着账号卡上一条不深的划痕,方锐对着战队经理不安地提出疑问。
       经理显然早有准备,直截了当地将问题抛给了林敬言。作为呼啸的队长,林敬言在技术性的问题上拥有相当大的发言权。
     “那你是想常规赛打到一半然后换职业?”林敬言不动如山地抛出一个问题,噎得方锐哑口无言。
     “别对自己没信心嘛方锐,”阮永彬在一旁拍了他的肩,“猥琐的盗贼,一定能技惊四座的。”说着眼神深邃了几分。
      “去你的,”方锐拍开了阮永彬的爪子,眼神却从未从林敬言身上移开过,“和林敬言大大打配合,小新人诚惶诚恐呐。”
       林敬言听了倒是漾开了笑意,愈发体现了温文尔雅的气质,一书生的气派让人看了很舒服,联想到赛场上第一流氓的街头风暴,旁人均不知该给他贴上何种标签。
     “已经不是第一天配合了吧,”林敬言敲击着会议室的长桌,声音有些轻飘飘的,“一起给联盟带来呼啸的风吧,方锐大大?”

       方锐的出场给联盟带来了新一波的冲击,这个场上猥琐场下也正经不到哪去的少年教会了观众何为猥琐的极致。与此同时,方锐与呼啸队长林敬言的配合再次刷新了观众对其的认识。“万万没想到猥琐也能配合。”新晋的荣耀联赛解说嘉宾李艺博给出了这样的评价。
     “完美的犯罪组合,”方锐拿着最新一期的电竞周刊,怪里怪气地将加粗的黑体字读了出来,“流氓与盗贼,林敬言与方锐……”
       林敬言听着方锐声情并茂的朗读,脸上始终挂着笑容,直到对方停下来喝水润喉,才悠悠开口,“感觉怎样啊锐锐。”
     “林大大威武霸气!犯罪组合一辈子!说完啦林大大求给糖!”
       林敬言嘴角抽搐了一下。
     “说人话。”半晌林敬言憋出一句。
       方锐笑嘻嘻地拉过凳子坐到林敬言身旁,抓着的电竞周刊递到了林敬言面前,看着那架势却像是要糊到对方脸上,“他们说,我们犯罪组合,我偷东西,你放火。”
     “……听起来好像没错,”林敬言展平了报纸,毫不意外地看见主笔一栏写着茶小夏,“但是我该声明一下我是良民,玩猥琐,我还不及后浪——”
       林敬言的话被方锐挥来的一拳打断,正正好好打在肩膀上,痛得他一咧嘴,语重心长的语气不自觉溜了出来“锐锐啊,什么时候学坏了啊,谁欺负你,跟队长讲。”
     “队长啊,有个负心汉欺负我咧。”方锐还真煞有介事地接了一句。
       林敬言霎时没了声,扭头对上方锐带笑的目光,少年的睫毛忽闪如小猫轻挠般戳着他的心脏,那双乌黑的眼睛藏匿着狡黠,看得他心神一下恍惚。
     “谁啊?”他听见自己的声音说。
       乖顺的小猫伸出了利爪,仔仔细细地舔舐了一遍,仰起头时神色挑衅又骄傲。
    “你呀。”




——TBC.——

评论 ( 2 )
热度 ( 43 )

© 无浪系眠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