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浪系眠舟

你所看见的这个世界,将成为他们的荣耀

【林方】-溺水的鱼 02

前文 00-01

-02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成为王杰希。当这句话从林敬言嘴里吐出来时,方锐伸手又是一拳。
     “谁想成为大小眼了。”方锐道。
     “……”林敬言难得地翻了个白眼,在阮永彬震惊的目光下一秒恢复了正常的神色,阮永彬与队友的交谈却迟迟没有拉到重点上,三句不离林敬言面对方锐破功般的白眼,最后跑出训练室大叫着说是发现了队长的隐藏属性。
     “咳,我是说,新秀墙。”林敬言开口做着无用功,回头看着一脸“林大大求放过”的方锐有些无奈,“新秀墙你越过去了?”
       一听这话方锐立马如脱水白菜般蔫了,鬼迷神疑布下的陷阱频频被对手绕过,盗贼潜行轻易被对方发现,联盟被冠上猥琐大师称号的方锐并无例外地撞上了新秀墙,一连几场状态不佳。
     “再来看一次。”林敬言打开笔电迅速点开了录像,拖拽了进度条到了四分之三的位置,光标准确地框住了一个区域,示意方锐仔细观察。
       战斗地图是一个废弃的砖木厂,红砖横木在地上肆意摆放,毫无章法。而被林敬言框住的区域,红砖分散却不凌乱,在四十五度俯角下有着怪异的不协调。
     “战斗一开始你在布陷阱,而对手也不见踪影。那时他在干什么?他在搬砖。他把这一块区域的砖头整理了一下,做着我们所有人都想不到的事。”
      录像上,鬼迷神疑探头探脑地想寻找对手的身影,一眼发现了地上突出的“砖阵”,犹豫不前。
    “而在你与对手再次拉开距离时,你找不到对方,却看见了这堆砖头。”
 方锐死盯着录像上的鬼迷神疑,在原地转了个圈没有发现对方的踪迹,前方是和说好的不一样的布局,鬼迷神疑果断选择了原路撤回。
       废弃红砖厂安静得没有一丝生气,不久前激烈的战斗并没有给其留下什么余韵,鬼迷神疑一度越过横陈的圆木,在观众的视角中只见了他脚下忽而泥土翻腾,眼前一花,未及反应脖颈处便溅起一串血珠,撒了来人满脸。
    “在遇到突兀的摆设时任何人都会有所戒备,这时避开是最正常的心理。而你,就这么遵循着正常的心理走下去,从而中了这个并不高明的圈套。”
    “我大意了。”方锐趴在桌上怏怏地看着录像中鬼迷神疑躲闪不及,地心斩首术过后对方展开了一波攻势,血线不断下滑看得他一阵揪心。
    “要成为猥琐流的大师,阴别人的同时可不能被别人给阴了。”林敬言合上笔电,偏头望向整个人散发着不悦的方锐,一时失笑。
     方锐的脸贴在桌子上,发出的声音都是闷闷的,“嗯……”
   “也别郁闷了方锐大大。”林敬言相信方锐能引起相当大的关注,自然也具备自我反省的能力,无需多言,这是他们一直以来的默契。他起身打开了阳台的门,从外头搬进一小巧的鱼缸,在方锐颓废的目光下放到了他的面前。
   “前几天出去捞的鱼,合着觉得挺像你。 ”
      缸里的鱼一甩漂亮的尾鳍,睁着大大的眼睛透过玻璃注视外头的方锐,一人一鱼无言相对。
      方锐伸手戳了鱼缸外壁。
      鱼毫不退缩地盯着方锐,小嘴一张一合, 翕动的鱼鳃漏出清澈的生命之源,它啄了一口冰凉的缸壁,与方锐的手指隔空相贴。
      林敬言看着方锐脸上被滋润而逐渐蓬勃的笑意,少年弯弯的眉眼还存留着年轻时的稚气,带着初长开的尚未锋利的棱角,心思轻颤着是清晨叶片上大颗的露珠,顺着叶脉滚动最终打在来人的发上,引得人驻足仰望。
       林敬言经过那棵树,方锐就是那个砸下果实却笑得愉快的孩子,这让他坚信,无论是多久的将来,方锐他都是林敬言心中那个不会长大的小孩,带着初见时的迷茫与笨拙,闯进了林敬言的世界。
       好奇又好强的小孩。
       林敬言是这么认为的。


—TBC.

这章有点短/.
意识流改不掉我哭着。

评论 ( 2 )
热度 ( 24 )

© 无浪系眠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