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浪系眠舟

你所看见的这个世界,将成为他们的荣耀

【林方】-溺水的鱼 03

前文 00-01 02

03
    多么热切的期盼,在现实面前似都不值一提。

    林敬言又一次从经理办公室走出来时方锐堵住了他。
  “说啥呢?” 方锐挑眉,一副我是来兴师问罪的模样,一时让林敬言无言以对。
       他想伸手揉揉方锐的头,苦笑着发觉不知何时方锐已长得比他高了,不多,却足以感受差距。好比场上唐三打与鬼疑神迷数年如一日的配合,忽然有一天发觉唐三打跟不上鬼疑神迷的节奏,撕裂般的茫然与痛心。
     “你知道的。”
     “知道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他的小鬼头却不打算放过他,试图抛掉早已在心中根深蒂固的默契,装作毫不知情,倔犟地坚持着最后的自欺欺人。 
       林敬言想起昨晚的那个电话,打破了他纠结而痛苦的最后心防,犹豫不过一分钟,他主动给对方回了电话,平静地说出他的决定。
     “我决定加入霸图。”
       对面的小鬼头大睁着眼睛听完他的一句话,用了能够将其翻来覆去倒腾一遍的时间去沉默,最后露出一个笑容,晃得他心神恍惚。
     “什么啊,还以为你要退役了。”
    “还想和你再轰轰烈烈地闯上一回,给联盟带来呼啸的风,这句话还是你说的。”
    “以后怕是没有机会了吧。”
       林敬言忽然觉得,他看不透方锐的想法。他们之间的默契,一时失去了作用,又或者说,是林敬言单方面的困惑。但去与留,从来不是一人所能决定的。
      状态下滑,舆论纷纷。方锐何尝没有看见过,林敬言受到来自不同方面的语言攻击,越来越少的人会去支持这个行将退役的老将,说他拖了呼啸的后腿,已是寻常。
      俱乐部明里暗里提醒过林敬言,虽无多言,但林敬言都懂。一腔热血,心怀荣耀,却做不到战无不胜。他从来只是一个追逐天才脚步的普通人,他从来不是什么能够得到最高赞誉的人,他一直在努力,而他现在失去了追逐的力气,是该有什么去推波助澜,帮助他不被不断前进的联盟狠狠甩下。
    “林敬言你就是个懦夫,有什么想做的去做不就行了吗?有什么想说的就去说,还有什么是要去怕的?”方锐盯着林敬言,字字生烟,“而你还在等什么?等着东西自动送上门来吗?”
      林敬言深深地凝视着对面的人,少年的模样经过不长时间的洗礼却已是长开,看得他不禁一弯嘴角,眼眸里满是笑意的温情。心中似有什么破土而出,迎着将醒未醒的霞光,舒展开稚嫩的新芽,因得到隐晦的回应而欢呼雀跃。他伸手将面前愤恨责难着自己的小鬼头揽入怀中,按住了他不安乱动的手,少年鬓角的短发碰得他脸庞稍有刺痛。
    “队长喜欢锐锐那该怎么办呢?”
    “那就去追啊。”耳畔响起的是急促的气音,轻若无物。
      但他听见了。
      只有他听见了。
    “好。”

       林敬言的送别宴上大家难免难过了一下,这位呼啸的队长兼王牌即将离开奋斗了六年的战队说不伤感也是骗人的。但有方锐在,气氛也不至于太沉重。
     “阮永彬你叹什么气呢,老林又不是要收拾包袱回家种田有什么可伤心的呢——”
    “我总觉得,队长这一走,是要去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从此站在山顶向我们挥手:‘山脚的朋友们你们辛苦了’。”阮永彬装模作样地捂住胸口,一脸痛心。
     方锐倒茶的动作一滞,伸手拍向阮永彬的脑袋,颇有气急败坏的意味,     “娶个啥啊?张佳乐,张新杰,还是韩文清?”
    听到最后一个名字大家都乐了,一时包厢内积聚的乌云搅散了几分,阮永彬捶桌大笑震得杯子溢出了茶水,洇得桌布深一块的印迹,一路漫延。
  “好了方锐别闹了。”林敬言掏出纸巾去擦浸湿的桌布,折起桌布的一角垫在已经湿透的地方,用干净的骨碟压好后示意方锐可以坐下。
  “我靠好闪。”阮永彬捂住了眼睛,“队长怎么对副队这——么——好——”
       方锐作势又要去拍阮永彬,被林敬言伸手拦了下来,抬头想狠狠地瞪一眼对方却发现他正微笑着打量自己。被林氏流氓盯上真不是一件好事,方锐不自在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耳尖微红。

       林敬言的班机在晚上十点。通往机场的路灯火通明,方锐却只觉迷茫。
     “老林你记不记得,四年前我刚来到这里。”
     “记得,”林敬言的回答仍在他脑内盘旋,“还是个小鬼头,就这么闯进了我的世界。”
       敢情你那时候就盯上我了,果真是老流氓。方锐不服气地想,内心却涨满了幸福,满溢着要跳出胸腔。
       客机起飞时方锐抬头看了如墨的夜空,夏夜无端生出了凉意,这日天气晴好,一如初来乍到的方锐对未来的无限憧憬。而现在的他,望着曾带领他征战荣耀的林敬言离开了这个城市,仰头目送到脖子酸痛,他低下头来注视着手中亮着的手机屏幕,最后一条短信的发送时间,卡在林敬言登机的最后一瞬。
    “照顾好那条鱼。”
    “鱼怎么照顾,还能溺死不成?”
    “会的啊。”
      林敬言被俱乐部劝退,方锐很难否认他是迷惘的。直到林敬言宣布转会霸图,他都没有丝毫对未来的肯定。唐昊以1000万身价转会呼啸,一跃成为呼啸的队长,方锐不知道他将会是怎样。犯罪组合的名号,怕也是保不了多久,就跌落在历史中蒙尘。
   “以后没有你的呼啸。”
      看一步走一步吧。
      编辑完短信,方锐点击了发送。身旁熙熙攘攘的送机人群逐渐散去,形形色色的车辆打着车灯在面前经过,潇洒地打了个转绝尘而去。飞机的轰鸣声不再振动他的鼓膜,那上面的人想必只见这城市的万家灯火,不见那些独自踏上归途的人们。他按灭了手机屏幕,抚了抚因出汗而黏腻的额头,就着几排路灯暖黄的光芒,犹自决定走回那栋被冠名为呼啸的大楼。



TBC.

--方锐绝对不是那种没有主见的人,也不是没有林敬言就活不下去的人。不然他怎么会在蓝雨训练营玩得风生水起然后被林大大挖来养成呢(nitama.)我认为方锐在林敬言离开的时候就在思考自己的未来,毕竟他已经意识到唐昊的画风和他不一样(.


评论 ( 6 )
热度 ( 21 )

© 无浪系眠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