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浪系眠舟

你所看见的这个世界,将成为他们的荣耀

【男神x你】过年怎么能没有男神

#男神和你一起跨年
#国家队

-叶修-
     你皱着眉头,看着桌上的狼藉,再看看仄歪在沙发上的人,忽然觉得很心累。
    你的指挥经过他的耳朵不一会儿便溜了出来,他连忙迎着“是的老婆,好的老婆”却始终没有动作。
    最后你认命般收拾好了桌面,洗碗、擦桌,一边做着这些事情一边思考自己到底上辈子欠了那个祖宗什么。
    你坐到沙发上时他正好吸完最后一口黄鹤楼,娴熟地弹了烟灰,把烟蒂扔到烟灰缸中,伸手将你揽入怀中。你抽了抽鼻子,熟悉的淡淡烟草味。
  “大家有什么新年愿望?”电视上的主持人面带笑容。
  “有很多。”你开口接话。
     他动了动,“说来听听?”
   “身体健康,工作顺利。”你拉起他骨节分明的手,这双手曾带领一叶之秋,还有君莫笑,站上荣耀的巅峰。
   “这些话年年都说,还有没有点新意了。”他懒洋洋地插嘴。
     你没有理他,犹自说下去,“心想事成,家庭和睦。”
    “现在多和睦啊。”他面不改色地插嘴。
     你愤恨地瞪了他一眼,他忙不迭点头示意你继续说下去。你动了动嘴唇,声音低了下去,“叶修少抽点烟,我不想……被烟破坏家庭和睦。”你梗着脖子说到最后,在心里默默感叹了句果然自己脸皮变厚了。
    他好像有点惊讶,在你理直气壮的目光洗礼下,心领神会地坐直了身体,   “好好好,答应你。媳妇说什么都对。”
  “真的?”你狐疑地问了他一句。
  “真的真的。”他举起双手,“轮到我说了。”
  “兴欣要一直走下去。”他望了眼被你挂在墙壁上的兴欣队徽,你被他一下认真起来的态度感染,不禁点头。
   “叶秋不要再作死。”他一脸严肃。作死的是你吧,你忍不住腹诽道。
   “还有,”他拉过你的手,端详了一番后用手覆了你的指节,轻轻摩挲着微微突起的淡青色的青筋,弯起了嘴角,“新年快乐。”
   “改天我带你去抢BOSS,挑高级的抢。”





-喻文州-
    “今年G市春节倒是不太冷,不过也要注意一下别穿太少,会冻着。”电话那头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关心着自己的衣着,你不禁心下一暖。站在阳台上抬头看了稀疏的散落的星星,隐晦地闪烁着,映着楼上缀满红灯笼的年桔,撒了金粉的挥春整齐地贴在门楹上,还真真有了过年的味道。
   “今晚没有出去吃年夜饭吗?”他仍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你聊着。你看了一下墙上的壁钟,莫名地心生急切,“没有啊,外面这么多人,明明要自己付钱的却搞得好像免费送的一样……订位都难。还不如在家亲自做一顿呢,有家常味。”
   “是呢,”他笑了,轻轻的气声却像是扑到了你的脸上,“明年我来尝尝你的手艺?”
   “喻大厨恐怕看不上眼!”你撇了撇嘴,心情却是不错,声音难免大了些,坐在客厅看春晚的父母不禁多望了几眼,“你那里好静啊,没看春晚么?”你只听见他的声音,却没听见喧嚷的背景音乐,一时好奇。
     他难得沉默了,仅有一瞬,“没,春晚每年都差不多,不请职业选手上,我还真没什么兴趣。”
     你想起了他的队友,那个总是吵吵嚷嚷的人,似乎叫黄少天,如果是他上春晚,恐怕是热闹非凡。想到这,你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他的心情似乎也挺好,俩人隔着电话都在笑,他的话语满满的都是宠溺,每一句都温柔地戳着你的心房,“真傻。”
     身后的电视声音忽然被调大,主持人无比激动地带领嘉宾开始倒数,二老也加入了这一行列。你小声地对着话筒重复着不断减少的数字,那头的人一直安静地听着。
   “5——”
   “4——”
   “3——”
      “这次让我来。”他忽然出声打断,你没有反应过来,呆呆地微张着嘴,嘴唇翕动最终还是没有说出话来
    “1——”无数的声音,从电视,从身旁,从听筒中传出,重叠到一起,你却能轻易地找出那个总是对你温柔的人,轻柔抚过你微颦的眉,微凉的指尖被他握在掌心不愿放手。
    “亲爱的,新年快乐。”
    温和的声音被通讯工具磁化后仍是真切,你仿佛感受到了他俯身在你耳畔落下一吻,温柔缱绻的意味,灌注了快要溢出的暖意。淡淡的洗发水的香味钻进鼻腔,发丝纠缠,蹭得你耳郭微痒。你摸了摸不知何时已发烫的脸,暗骂自己没出息。
    “还有,下来吧,我在你楼下。”





-张新杰-
    按时睡觉。
    你戳着手机屏幕,心里数着无数个石不转跃过岩浆,逆光的十字星挥舞着耀眼无比,念了几次他的规划,你却一点睡意也没有。
     熬夜熬习惯了真不是想改就能改的。
     你想起他带你走街串巷找铺头的时候,你挽着他手臂一路走过,他没有说什么只是不动声色地偏转了一个角度让你靠得舒服些。多次听你讲话时他嘴角有不易察觉的上扬弧度,你调侃他的时候他一脸严肃地看着你,你几近认为自己开了什么令人难以接受的玩笑,然而他总是听完,然后伸手帮你把松开的纽扣扣好。
     他坐得端正,调好十分之七勺的醋倒进你碗里,缓慢地搅拌米粉,然后在你的注视下开始吃他的那一份。你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对上他的目光后心里也了然。“食不言,能够帮助消化。”他曾对你说。
     睡前他总提醒你喝一杯牛奶,你开玩笑般说道,“你嫌我矮啦?”
     电话那头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沉静,“牛奶助眠。”认真得让你缴械投降。
     他那认真细致的生活规划连跨年也不曾改变,他依然在十一点准时入睡。而你听着电视的聒噪声响百无聊赖地刷着微博,默默怨念着他人能在男友的陪伴下迎来新的一年。
     零点到来之后手机收件箱被塞得满当当,同一分钟内来自不同地方不同人的祝福让你倍感温暖,你一条条读过来,手机屏幕忽然一闪,提示你有朋友圈信息。
     你点开时盯着联系人的名字半晌没有反应过来。
 张新杰:
    @你.抱歉不能陪你跨年,只有这里能够定时发送,没办法挑剔了。不要太晚睡,睡前喝一杯牛奶,不用我再提醒了吧?切勿暴饮暴食,对身体不好。
     谢谢你的一路陪伴。
      新年快乐。

     配图是两只紧紧相握的手。
     一如既往。





-肖时钦-
    你坐在长椅上仰头看星星。
   身旁的他没有说话,肩膀让你靠着的时候顺带握住了你的手,本被冷风吹得冰凉的手在温暖中沉沦,不知觉间脸已经发烫。
 “我和我妈说了,”你屈起手指挠了挠他的掌心,“终于找到能忍得了我的人,他姓肖,嗯,其实叫小事情。”
    你靠着的肩膀僵了一瞬, “你……”
  “你还没讲?”
   “过几天带你去见爸妈,得好好介绍,这个不是小事情。”他认真地回答。
   “我还和我妈说,他年薪百万,身为战队队长,人气颇高;长得高又长得——”你低头望着俩人靠在一起的腿。
    “等等,这个可别乱说。”他推了推下滑的眼镜,“没你说得那么夸张。”
      你直起身子,对上了他的目光,“我男朋友,我乐意。”
     “好……”他愣了,紧接着笑了,目光里尽是宠溺与温柔,伸手揉了揉你的头,“是你的男朋友。”
      铃声突兀地响了,他从口袋里摸出时惊愕地盯着来电提醒,犹豫三秒后按下了接听。
    “妈……”他无奈地喊了电话那头的人。
      肖母似很兴奋,嘘寒问暖了好一阵子,还不忘扯上她一直关心的问题。
     “我说你怎么不带女朋友回来瞧瞧咧,敢情是骗我的?”
      他偏过头看你,在内心筛选着满意答案,最后满脸纠结地回答道,“没骗你,我这不是陪女朋友么……”
    “真的?”
    “真的。过几天就带回来,现在先不说,我陪她跨年。”
       你看向他的时候他正回答得严肃又认真,他单手帮你围好早已松垮了的围巾,风气急败坏地喧嚣着却始终不能钻入他温暖的包围,他的声音几近在旁人的兴奋倒数中湮没,伴随着电话中肖母不依不饶的追问,新年的脚步愈发急促。
    “妈,你要是真不信……”他把手机贴近了来,拉着你往他怀里倒,在你重心不稳的瞬间,蜻蜓点水般吻上了你的脸颊。
      镜片后的眼睛只映着你的模样,他对你的纵容和宠溺在这一刻绽放,嘴角带笑,看得你忘却了时光的流淌。
      “新年快乐。”





-王杰希-
      你心情有点不太好。
      大年夜,你外出与家人吃过年夜饭,归途中你决定在外头走走,在家人的嘘寒问暖下摇了摇头。
     “这么晚了在外头不安全。”母亲一脸担心,忽而恍然大悟,“杰希没和你联系吗?”
      你的小心思被揪出,撇了撇嘴没说话,母亲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拉着父亲回了家。
      B市的春节似是最有年味的,人们仍保留着些四合院,你经过,看着高挂在墙头的大红灯笼,一下就憧憬起一家人团团圆圆的场景,所有人都会在。
       逛得有点累,你决定走回家。路上脚步匆忙的人,又添了你一个。
      走到楼下时你停住了脚步,不远处站着一个人,熟悉得让你惊喜地叫出来。
    “抱歉,战队的事情太多了忙到现在,”昏暗的路灯下你看不真切他的表情,他笑了笑,轻轻地传入你的耳朵,“做完就赶过来了。”
       你鼻子被冻得通红,这一下几乎让你鼻子一酸,“其实你可以不用过来的……”
    “怎么可以,”他握住了你冰凉的手,担心地问了声,“手这么凉,怎么不多穿一件。”
       你阻止了他脱下大衣的举动,解释道你只是洗了个手,却一直厚着脸皮没舍得松开手心的温暖。
       你们拉着手朝前方走去,他的掌心总带着令人安心的温度,却又牵动了你的心鼓噪起来。
     “明年微草会更好。”你对他说出一句,想要安慰为微草操碎了心的恋人。
      “会的。”他停下了脚步,抬头望了B市的天空,你随着他的视线看去,一向被雾霾笼罩的天穹今晚却意外地撩人心扉,虽没有星星,黑蓝色铺开了是一幅纯色的画卷,也震撼了你的心。
       他偏头看你,眼里带笑。
       你终于知道B市的天空为什么总是满布灰霾,因为星辰都被此刻看着自己的人灭绝,漫天繁星,都装在了他的眼睛里。
      发着呆的你被搂进了怀里,耳边响起的,是人们兴奋的倒数声,以及,他的声音,带着魔术师般蛊惑人心的力量。
    “今年微草会更好,你也会。”
      “新年快乐。”





-周泽楷-
     你非常惊讶,因为周泽楷给你打了电话。
     平日你们是短信交流得多,通话记录上少见他的名字,原因,当然是他沉默寡言。不过,你深知这是他的性格使然,不是装冷扮酷,只是腼腆易害羞,这一点你没少调侃他,他也只是笑,笑得让你顺感调戏他不厚道。
     那头是沉稳的呼吸声,你像是习惯了般,“小周?”
   “嗯……”他惯用的发语词,你耐心等待着下文,“喜欢什么?”
     你不知道他想问什么,疑惑当前你还是决定调戏一下枪王,“喜欢你呀。”
     他大概是脸红了,许久没有回音。你想象到他手无足措的模样,睫毛遮掩下那双漆黑的眸子是不见底的深潭,你见了就足以陷进去并甘愿沉沦。
   “吃饭了没?”你决定转移话题,虽然你知道他有话到了嘴边还是没有说出来。
    “嗯。”
   “那你现在在哪儿?”你鬼使神差般问出来。
    那头又沉默了,你却满是期待地等待他的回复,枪王大大正在输入,你想。
   “你家门口。”他无比真诚的语气。
      你一口气卡在喉咙,差点从床上翻下来,深呼吸好不容易平复了心情,在家人诡异的目光洗礼下奔过去打开了门。
     他抬起头时正好对上你的目光,你无数的话都一下被他无辜的眼神噎了下去,犯规,你不忿地想着。
    “冷?”他见你迎着外头的冷风不自觉地抖了一下,你摇摇头表示不要紧,下一秒你脖子上就覆上了温暖,低头一看,一条深蓝色的围巾被他好看的双手轻轻围在你的脖颈,见你疑惑的表情又补上一句,“捂着过来的。”
    “谢谢小周呀。”你将他拉进来,他不好意思地笑了,弯起眉眼倒是一副无害的模样,这让他与平日海报上棱角分明的他有了不同,柔和了许多的脸部轮廓让你心慌乱地跳乱了节奏。
    “不知道你,喜欢什么,”他惴惴不安地开口,对上你探询的目光,“听说女孩子,喜欢这个。嗯……亲手。”
      你想象到他夜里笨拙地织围巾的场景,在荣耀的枪林弹雨中战斗的枪王抿着嘴与缠成一团的毛线斗争,光想着就让你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依然控制不住心里涌出的暖流一股股将自己淹没。
    “嗯……新年快乐。”
     他眼底的深潭,原来是暖的。





-黄少天-
      今天他早早地来到了你家,吃过年夜饭,面对你的疑惑他一脸的愤懑,“爸妈去过二人世界啦拿着我孝顺他们的工资周游世界,说什么好好和你交流感情说到底还是嫌弃我嫌弃我烦是不是——”
    “不嫌弃。”你拉下他挥舞着的手,引着人到了沙发上。二老笑着看着俩人,也凑到了一起。
      昨晚逛花市买来的牛角头饰被戴在了招财猫的头上,他拎着那头饰说自己是一头很有冲劲的牛时,你一脸认真地纠正,“你是一头狮子,很闹腾的金毛狮子。”
    “去年过年的时候我和郑轩说我有女朋友了他还不信,我说你等着我带回来给你看,郑轩那小子竟然说黄少你饶了我吧谁知道你女朋友是不是和你一样话痨能忍得了你的都是神呐——气得我拍了他脑袋。”他看着电视里高歌的大妈,嘴一张又倒出一堆话来。
       你靠着他肩膀,喋喋不休的话语振动了鼓膜,好像还真有点烦,你在心里默默想到,不过我喜欢。
     “现在的春晚真是千篇一律,依我来看看春晚重点根本不在这啊和媳妇儿一起看才好。”
      你摸了摸自己的脸,好像有点烫。
      主持人一身红旗袍满是欢庆的味道,此时已经拉着众多嘉宾在台上一溜站好,“在这普天同庆的时刻——”
    “年年都说这句腻不腻啊看我剑圣就该来个帅气的开场白,”他一吐舌头,“这什么,opening word,本剑圣可想好久了。”
      电视里的人们已开始倒数,你撑起身来,有些疑惑地看着身旁难得安静的人,他目光灼灼地盯着电视屏幕,你却深知他的关注点从来不会是那些。
      锣鼓声响的刹那,你未来得及开口,他的声音便在你耳畔炸响。他转过身来,笑得很灿烂,“哎嘿新年快乐呀媳妇儿,新的一年你还愿不愿意为我仙人指路再看我剑定天下?你一定愿意的对不对对不对——”





-张佳乐-
     你斜倚在沙发上听见了来自厨房的某人哼的歌谣。
    “今天是个好日子呀——”
     的确是个好日子,你心情不错,看在碗都被他洗了的情况下,勉强原谅了他吃光大闸蟹的罪恶行径。
      你迷糊中听见夹杂在电视联欢会欢歌中的轻轻脚步声,假装没听见般微眯双眼,感受到了身旁沙发的凹陷,紧接着你落入了一个怀抱。
   “别动让我抱抱。”他的声音沉静而带有魅惑力。
      你对他忽然转变的画风无动于衷,“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偷吃年糕。”
     他身子一僵,“怎么知道的……”
    “防火防盗防张佳乐,”你转过身去直视了他,“偷吃不是头一回了。”
    “人生的乐趣在于吃。”
    “还有荣耀。”你深知他的羁绊,补上一句。
      他愣愣地张了张嘴,像是想起些什么,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张账号卡。
    “你不说我都忘了,登上看看。”
      你狐疑地看着他,最终还是将账号卡插入了读卡器中,加载完毕后,展现在你面前的是一片的花海,灿烂地绽放,连绵铺开。荣耀世界里开放的鲜花不受狂风影响,倔强地表现自己最傲人的一面。
      你被这花海震撼住了,握着鼠标迟迟没有动作,愣神之际温热覆上了你的手,他俯身几近将你笼罩在投下的阴影中,你控制不住开始加快的心跳,耳尖微红。
    “看着啊。”说着他左手摸上了键盘,不间断地操作着,屏幕上的弹药专家投出不同的弹药,在你面前绽放出最绚烂的百花光景,你暗暗惊叹自己竟还有亲眼看见百花式的一天,然而接下来所看见的景象更加惊得你说不出话。
       被摧残过后的花海落花不断,黄土裸露形成一道道沟壑,你看着这沟壑不断被划出并加深,一笔一划竟是组成了一个汉字,横平竖直,撇捺端正。
    “乐。”
       世界频道上已有不少的人刷着祝福,不断冒出的信息充斥了对话框。你还未来得及表达你的惊讶,就听见他在你耳边的低语,气息吹得你耳根微痒。
    “新年快乐。”
      他操纵着弹药专家拨开重重障碍离开了那片让人眼花缭乱的花海,角色名总算完完整整地显露了出来。
     「浅花」
    “浅花和浅花迷人,怎么样?”





-孙翔-
    “这年头怎么都约好了吃了饭跑出来,”他一拉外套的兜帽,罩住了头,毛茸茸的浅棕色头发就隐匿在帽子里头,“大年三十不应该在家吗?”
       临近半夜,街头巷尾的商铺关得七七八八,广场上的聚集的人们却不见少,一家子人聚在一起在冷风中欢呼大笑,还有的情侣手挽着手依偎着在耳边说悄悄话。你看见他皱了皱眉,像是知道些什么似地主动牵了他的手,意料之中看见了他稍有些别扭的表情,然而经冷风那么一吹,他下定决心般攥紧了手,将你一把拉了过去。手臂相碰,你没有偏头也能想象到那藏在兜帽里年轻张扬的脸。 
     “给你的。”他拿出了塑料袋中温热的红枣茶,塞到了你手上。你惊讶地抬头看他,他撇撇嘴,别过了头,“刚好经过就顺手买了,没想到还开门。” 
      你笑着接过了,手心的温度虽比不上刚得到的时候,仍能感受到他的心意,虽然他本人不是很能坦荡地表达出来。 
      热气给杯盖笼上了层白雾,掀开杯盖时水珠流下滴到了你的大衣上, 你抿了一口,一股暖香萦绕不散。
    “想不通为什么你喜欢这个。”他闷闷地开口。
     你又咽下了一口,“唔……结果你还是记住了嘛。”
   “谁会故意去记那些!”他急忙反驳,回答迅速得让人无法相信,“偶尔想起来,就是这样,我记性很好的。”
   “记性真好呐孙翔大大。”你拉紧他的手示意他加快脚步,广场上的人们愈发聚集,都显出一副等待的模样,再不走快点就找不到好位置了,你这样想。
       俩人好不容易挤到广场中心的喷泉边,不停闪烁着的彩灯与高挂的红灯笼相映成趣,这时人群中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耳朵里充斥的是不断减少的数字,人们高举双手,等待着最后时刻的到来。
     “3——”你被身旁的人挤得退了一步。
     “2——”他把你揽了过去,瞪眼看了身旁的人。
      “1——”你抬起头来,看见他掀开了兜帽,那张帅气的脸完完整整地显露出来。
      就着周围欢呼的热潮,他眼睛瞟向别处,最后又落到了你身上,“那什么,新年快乐啊。”
    “嗯,新年快乐,”你盯着他,“不过你还是别把帽子放下来了,别人认出你就不好了。”
    “怕什么,”他挑了眉,“就让别人看,这是,我孙翔的女朋友。”





-方锐-
      方锐V:方大大今天很高兴。[狂喜乱舞.gif]
      你刷着微博时刷出了这么一条,嘴角一勾点了转发。
      方大大女朋友:什么事呀。// 方锐V:方大大今天很高兴。[狂喜乱舞.gif]
      秒回小天使方锐再次使用其黄金右手,回复了你的问题。
      方锐V:吹着冷风很开心,我黄金右手快冷成速冻鸡翼了。媳妇儿你听见门铃响没。
     你眨眼盯着评论好一会儿,决定不告诉他家里门铃坏了这一件事。
     方大大女朋友:那你继续冻,冻久了好保鲜。
     你扔下手机,对着紧闭的木门无声地笑着,最后捂着自己的心颤巍巍地开门。
     怪自己心太软。
     他果然在外头,听见开门声抬起头来,那双大眼睛竟有些无辜,抽了抽鼻子一脸悲伤,“媳妇儿这么对我,亏我还不远万里不辞劳苦来看你。”
   “哪来的万里,顶多几个站的路程。”你放他进来不忘纠正他的话。
   “想你的时候几步也成万里!想你的时候……”见你满脸嫌弃,满嘴跑火车的他火速低头啄了你脸颊一口,你惊得瞪他一眼,他笑嘻嘻地不改本色,    “这是爱的奉献。”
     你白了他一眼不作任何评论,径直走进了厨房。
     他一路尾随,在你拿出青菜时开了水龙头,在你拿出鲜肉时递上砧板,烧开水时准确无误地倒入平时你习惯的用量,在你震惊的目光下解释,“媳妇儿的习惯我都摸清了,我可是居家必备的——”
     “猥琐流。”你插话,顺手将土豆倒进锅内,植物油滋滋冒气,浓稠的酱汁正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你这么一说厨房里一下只剩了抽油烟机运转的声音,以及锅内的肉翻腾着让酱汁咕咕冒泡。你心一慌,下一秒腰就被他搂住,耳边响起了他的声音。
   “对呀,你是猥琐大师的女朋友。”
    “新年快乐媳妇儿。”
      土豆浮沉后冒了头。
      他准确无误地抢在你之前给锅内加了一勺盐。





-唐昊-
      你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人。
      他只穿了两件衣服,外套绑在腰际系了一个结,两手交叠在脑后一脸随性地看着你。冷风趁着大门打开不断地朝温暖的室内发动攻击,鲜明的温度差让你担心起了他的身体。
    “穿那么少还在外面晃,赶紧进来。”你伸手拉他,却被反手握住了手腕。
    “你出来。”
     纠结过后你还是决定跟他出门,天知道你对他不容置疑的语气多么没有抵抗力。
     就像那个阳光灿烂的午后,他装作满不在乎地对你说,“喂,我喜欢你。”听上去漫不经心却始终让你听出了笃定的意味。
   “你多穿一件吧……”你望了眼那件系在他腰间的外套,提醒他。
     他皱了皱眉没有听进你的建议,反而解开了结将外套披在了你身上,你埋在竖起的领口间嗅到了属于他的气味,淡淡的令人安心。
   “女孩子才要多穿衣服。”他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去,丢下了一句话。
 你拉紧了身上的外套,弯起嘴角快步跟上。走过了一段路他停下来回头看你,朝你伸出了手,“拉着啊。”
     还是那副模样,你挽上他的手臂时想,看起来脾气不好却只对在乎的小心翼翼甚至肝脑涂地,莽撞又热烈,不自觉地筑起高墙用不算温柔的爱将其包围。
    “呼啸怎么样了?”你问起战队的状况。
    “我的目标不止是季后赛。”他这么回答。
     “行了别问那个,你看过电竞周刊知道什么情况。”他阻止你继续问下去,拉着你走向了广场中央。
      广场上的人显然都在等待新年的到来,成双成对的也不在少数。他撇了撇嘴将你拉近了些,彩灯扭转打出的光芒明晃晃地映在他脸上,微翘的唇线像是被细细描摹了,显出点不一样的轮廓。
      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在你印象中总是染上不羁,然而这时也有些不同。他伸手揽住了你的腰,不小的力道让你无法忽视,耳旁响起的倒数声声入耳,响彻云霄。
     “新年快乐啊。”
      还是那漫不经心的语气,你却听出了少许温柔。他眼里的神采和那个午后的阳光一样耀眼,让你陷入了流氓的街头风暴,无法游走。
     “我说你,愣着干什么。衣服掉了。”





-李轩-
    “轩儿哥,忙呢?”你拨通了电话,那头哐啷的声响不绝于耳,你剥了一颗花生往嘴里扔,意料之中收到了对方的答复。
    “包饺子呢,”他含含糊糊的声音,“侄子可整死我了。”
    “被面粉糊一脸了?”你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那张有点小帅的脸上全是白花花的面粉,忍不住喷笑出声。
    “他念叨着要我带舅妈回来,”他嘀咕了一句,“可这不是还没……”
      你被他的话击中了,张了张嘴愣是没说出一句话。心底的决堤洪水哗啦啦地冲出将你淹没,你努力浮上水面,却看见他挠着头笑得让你失神。
    “我说很快,很快就能看见。”他笑了,“我对他说你舅妈很漂亮,他那高兴劲,真是,一辈子没见过美女似的。”
      你拍了一下有些发烫的脸,难得有些尴尬,“你侄子才多大啊,跟人家讲一辈子……”
    “也是,怪我脑子不好使,哎你等等——一个个放下去。”他劝阻着侄子的破坏性动作。
    “不知道你家的饺子好不好吃。”
    “有机会,很快就有机会。”
      挂断电话后你琢磨着他的话觉得有点不对劲,恍惚想着的时候窝在沙发里听电视节目的声音,欢呼的歌唱的,一股脑钻进耳朵,整得人都开始迷迷糊糊。
      门铃响的时候你半睁着眼睛,内心飞快地过了一遍所有可能的人,最后决定打开门看清是人还是妖,呸,财神爷。
      你瞪大了眼睛。
     李轩拎着一个保温盒,刚把几近蒙着脸的围巾拉开,抬头对上你的目光,笑了起来,颇有邻家小哥来串门的意味。
    “特意给你留的饺子,”他把保温盒递到你面前,“我说过有机会的。”
   “这机会也来得太快了。”你揉了揉鼻子,“你是做好了就赶过来的吧,果然是新世纪好男人。”
    “试试?”好男人倚在墙上看着你。
     你掀开保温盒的盖子,随手挑了一个热乎乎的饺子咬了一口,蘸了酱料的肉馅撩拨着味蕾。鲜味中掺杂了少许酸味,你疑惑地对上他带笑的目光,在他的示意下,低头看见一颗小小的灿金色桔子随着馅皮被咬破而显露出来。
    “新年快乐啊。”他笑着,朝你伸出手来。
    “和我一起回去呗,美女?”








————
     和叶修在一起,会有种“这人怎么这么烦不想再理他了但是我还是爱他”的感觉。
     和喻文州在一起,你随时随地都会被他的温柔溺死,连语言也不例外。
     和张新杰在一起,你的生活也会被他影响,他虽然按时睡觉,也会关心你的一切。
     和肖时钦在一起,你是一个被宠溺着的人,他纵容你的任性。
     和王杰希在一起,你被他沉稳而安静的温柔包围。
     和周泽楷在一起,你是说话最多的那一个,却能时时感受他沉默而笨拙的爱。
     和黄少天在一起,热热闹闹,剑圣对你的聒噪是你获得的无上荣耀。
     和张佳乐在一起,百花绽放绚烂而缭乱的美,是他的爱。
     和孙翔在一起,他别扭而笨拙的内心不能很好表达,却时时让你心怀暖意。
     和方锐在一起,他满嘴跑火车,却永远在站尾给你一个大大的拥抱。
     和唐昊在一起,他简单粗暴地表达对你的关心,决不绕路。
     和李轩在一起,居家好男人的每一个动作都会让你倍感亲切与温柔。

 
      2015春节.你和谁在一起?

 
 



 
 

评论 ( 6 )
热度 ( 61 )

© 无浪系眠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