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浪系眠舟

你所看见的这个世界,将成为他们的荣耀

【林方】-溺水的鱼 06

#时隔二十多天的奇怪更新

#前后画风不同请注意

前文 00-01 02 03 04 05


06
       方锐坐在宿舍里呆望着相框,那里嵌着的是和林敬言的合照。那时的方锐初出茅庐,脸上带着灿烂的笑,一把勾住了林敬言的脖子凑了上去,手在他耳旁比了一个大大的“V”,少年特有的张扬活力感染得林敬言也跟着笑起来,是无奈和宠溺,方锐无论怎么盯着,也感受到那快要满溢出的渴望。
       想要和你一起征战荣耀,给联盟带来呼啸的风,不管是冰冷还是灼热。即使那风会让我鬓发凌乱,会让我举步维艰。
       方锐回神时被烫到似的跳开了视线,眼神却不可避免地碰上了相框旁摆着的鱼缸,那尾金鱼颓然地游动着,被摧残过的鱼尾只是在缓慢地摆动,做不出任何漂亮的甩尾。方锐抓了一小把鱼粮投进鱼缸,它浮出水面在漂浮着的食物旁游了几圈,又沉回缸底。
        俱乐部很快就会介入这事,结果将很快浮出水面。想到这一点的方锐并没有急着去训练室,他知道老板很快就会来找他,在问过唐昊的态度之后。
        最后一次在呼啸,林敬言是怎样的心情,方锐总算有了最为深刻的体会。
       手机响起的时候方锐一把捞起了它,滑动解锁,接听,顺带关上了宿舍的门,他的声音隔绝在了外头。
     “好,马上来。”
       老板一脸抱歉地和自己说着话时方锐还在走神,所说的一切公式化的语言方锐都没有任何兴趣去听,他唯一清楚听见的,是老板最后的话语,“感谢你这么多年的付出,现在你可以自由离开呼啸了。”
     “我都明白,不用说了。”方锐是笑着说出这话的,最后时刻的到来反而让他变得平静,老板的话被他噎了下去,尴尬地沉默了。
     “好吧,”老板开口,“你想去哪里我们都会尽量给你方便的。”
     
     “你真决定了?”
     “讲真嘅,”方锐嘴里一溜说出了粤语,又生怕对方怀疑真实性,切换回了国语,“转会消息都出了,还能收回去不成?哦还有,我已经快到兴欣了。”
       路人忍不住多看了这个拖着行李箱的青年一眼,他说的话让大家不禁开始猜测他的身份,然而墨镜遮挡了他大部分的脸,仅能通过声音略略估计,等他们猜出来时,方锐早已钻入了上林苑。
      “我想我应该疯一回,谁说兴欣是弱队呢,明明是冠军之队,王者之师。”方锐满嘴跑火车,念叨着叶修给他灌输的观念,惹得林敬言也笑了起来。
      “我挺好奇兴欣有什么吸引了你。”
      “林大大你干嘛?刺探军情?”方锐装模作样地警惕起来。
      “那算了我不问了。方锐大大你有空给我发个兴欣的地址呗?霸图放假了,我来看看你。”
      “啊?”方锐当机在原地,行李还杵在门口没被拖进来,思绪早已飞到九霄云外。
        自林敬言离开呼啸,他们的见面就仅限于打比赛后的握手。方锐自信满满地朝林敬言笑,眼睛亮亮的有不一样的神采,两只手相握在一起,方锐坏心眼地屈起手指挠了挠对方的掌心,惹得林敬言表情丰富了不少。
      “你等会我找老板娘问问,哎哎——老板娘!”方锐扭头看见了陈果,手舞足蹈地表现了一番,电话那头传来轻轻的喷麦声,大概是林敬言又笑了。
       “那成,我订了机票就来。”
        林敬言没有唬人,在方锐转会的第三天,他来到了H市的机场,一个人,面对眼前的方锐。
      “你怎么这么闲。”林敬言对方锐伸过来的爪子表现出了警惕,一个转身成功阻止了方锐当场拆了他的行李箱。
       方锐不满地撇了撇嘴,“老林你这是打算住几天啊还拖了个箱子。”
     “全是特产,”林敬言双手环抱在胸前,微微抬头,“怎么,不欢迎我啊?”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林敬言大大莅临兴欣指导,哦不,参观可以,指导就算了。”
       方锐倒是很快将自己当成了兴欣的一员,抛去了对旧日呼啸难分的情感,那因无人响应而支离破碎的心机缘巧合般与一年前的林敬言拼合在一起。
       他自顾自地讲着,自然就没有发觉林敬言的手已伸到他背后,手背贴上肋骨,再翻转过来轻掐了一把腰际的软肉。
      “老流氓你干嘛?”方锐吓了一跳。
        林敬言笑眯眯地看着人受惊般转身,那副模样是生怕他人看出什么似的惊惶。
     “你瘦了啊锐锐。”
     “是啊,兴欣压榨农民工。”方锐装模作样。
     “……”林敬言竟不知道从何槽起。
     “走走走,老板娘听说你要来可高兴了,非要让我拉你去聚餐一顿。家常菜,”还是方锐伸手揽住了林敬言的肩膀,朝人一笑,“家的味道。”
       他单手比了一只雄鹰,在人头顶呼啸而过。
       林敬言会意,掌心向上托住了那展翅的猛禽,勾唇一笑。
       两人并肩走着,身后是即将坠落的夕阳,一点点被群山吞没火热的轮廓。相靠近的身影逐渐拉长,延伸,被霞光模糊了相融在一起,一如昔日的形影不离。

      “老林来喝一杯,来来来,别说什么别的,”方锐举起了杯子,朝着林敬言的方向。
      “真的不用了,我们要有作为职业选手的自觉啊方锐。”林敬言一本正经。
      “这就是你不对了,好不容易见到面了得喝个痛快。”方锐也一本正经。
        陈果站起身来,给林敬言倒了满满一杯,再举起自己的杯子一脸诚恳,“大神,请允许我敬你一杯,我很敬佩你。”
       林敬言依然笑着,“谢谢,但是我还是不能喝。”
    “我说你们有必要吗,”叶修抬眼瞥了众人,烟被没收了又犯了烟瘾,只好叼着块胡萝卜,“你们见过冒着泡的酒?”
    “碳酸饮料饱腹。”
      两人异口同声。
      方锐指了指林敬言,“在呼啸的时候他常和我说。”
      林敬言指了指方锐,“他经常不听我讲。”
      苏沐橙早已笑得花枝乱颤,陈果努力维持着形象最后还是倒在了桌上,叶修挑了挑眉,胡萝卜咬得嘎吱作响。
   “有那么好笑?”林敬言无奈。
     方锐趁机伸筷子夹走了林敬言碗里的糖醋鱼,吃得正欢时感受到了众人投在他身上的目光,疑惑地抬头。
   “你们之前也这样?”苏沐橙问。
   “是啊,”方锐嘴里还嚼着鱼肉,口齿不清道,“沐姐姐问这个干什么。”
   “都知道了。”叶修严肃地。
      方锐嘴角还沾着糖醋的酱料,他全然不知般地继续吃着,“知道什么?”
      林敬言伸手用纸巾帮方锐擦嘴,看见人呆愣的模样,脸上染上了得逞般的笑意,凑近了轻轻吻上方锐嘴角,一下舔走了调味的粘稠液体。
    “这个酱太甜了。”
      这么一下子全场都安静了。
   “我靠!”方锐后知后觉。
   “体谅一下哥好不好……”叶修装模作样。
   “没想到已经到这一步了。”苏沐橙笑着。
      陈果面部肌肉抽了抽,觉得心脏不太好。
      方锐摸上了嘴角,僵硬地转头看林敬言,林敬言那副温和的模样一瞬与冷暗雷的样貌有所重合,他在心里暗骂了句老流氓,指尖所触的地方温度缓慢地攀升,与空调吹出的冷风遥相对抗,让他处于矛盾的中心焦灼万分。
    “那什么,不喝雪碧就喝这个。”方锐先一步蹦出了座位,尴尬地托着果粒橙的瓶子开始望杯里倒,暖橙色的饮料表面浮上果粒,连带着不断冒出的气泡在灯光下催人迷惘。
   “果粒橙怎么会有气泡?”方锐端着那杯子异常迷惑。
   “方锐你被亲傻了啊?”叶修一脸鄙夷,“你没把雪碧倒了。” 



TBC.


评论 ( 5 )
热度 ( 19 )

© 无浪系眠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