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浪系眠舟

你所看见的这个世界,将成为他们的荣耀

【林方】-溺水的鱼 07

#调戏一下锐锐

#画风突变预警

前文 00-01 02 03 04 05 06


07

  “说实话我挺意外的,”叶修倚在门口手插口袋,手指不断摩挲着袋里的烟,“你们什么时候的事?”
       “一年前吧,我去霸图之前。”林敬言回答。
      叶修上上下下打量了林敬言,“方锐正值当打,你状态下滑。”
     “必然的事。”林敬言像是早就预料到了叶修要说的话。
     “大家都是公众人物,懂吧?”
     “你也是最近才曝光,相比之下我们有更多经验。”林敬言不温不火地笑着。
       叶修夹出了一根烟在指尖转了一会儿,按下打火机点燃了,烟雾缭绕间他轻轻地叹了口气,“曾经我也这么想过,年轻人啊。”
      弹下的烟灰被一个伸过来的烟灰缸准确接住。
      “日久生情,我懂的啊。”叶修看了眼忽然冒出的方锐,神色如常,“你们有机会继续相处,可惜了我当初生情了不能再日久,相比之下我人生还真是坎坷。”
       他趿拉着拖鞋晃悠悠地走远了。
       望着叶修的背影方锐一脸疑惑,“他在说什么?”
       林敬言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拿过方锐手里的烟灰缸搁在了桌上,偏头吻了吻方锐的脸颊。
      “大概是在怀念一个故人吧。”

      “这样真的好?”林敬言看着在床上翻滚着的方锐,心生无奈。
      “没有什么不好的,”方锐趴在枕头上,“大部分都回家了,空下来的房间晾着也是空的。”
      “该不会是方锐大大故意的吧?”林敬言调笑道。
      方锐一下坐直了,一脸严肃。
      “林敬言同志,你怎么能这么想呢,我们应该传承并弘扬兴欣精神,摒弃无下限的想法,奔向美好灿烂的未来。”
      林敬言被他说得一愣一愣的,思考着兴欣精神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脑内飞快闪过诸如「最没下限的是兴欣」的弹幕,却不知道如何反驳。
      自己好像已经跟不上他神奇的脑回路了,猥琐流也玩创新,林敬言悲伤地想。
      “你眼睛转动的频率告诉我你有心事,”方锐继续神神道道。
      “不……”林敬言沉痛地掩面。
      “我只是在思考你是不是要抛弃林老师了,方锐同学。”
      “林老师!我还爱着你!”方锐朝他伸出了手。
      林敬言深沉地看了眼方锐,然后深沉地躺到了另一张床上。
      方锐睁着真诚之眼表达了他的意愿。
      林敬言“啪”地关上了灯。
      方锐在床上又再翻滚了几圈,如愿以偿地磕上了墙。
      “锐锐啊,”林敬言叹了口气,“你多大了……”
      “不大不大我十六七八。”方锐蒙上了被子,发出的声音都是闷闷的。
      林敬言没有搭方锐开玩笑般的话,背对方锐伸手在墙上比划着,指尖轻轻擦过崭新的雪白墙壁,在黑暗中方锐看不真切他所写的东西。
      那一瞬间是安静的,空调在令人足够舒适的温度下暂时停止了制冷。林敬言在房间静下来时,似是听见对方原本平稳的呼吸急促起来。
      窸窣的声响,约摸是方锐掀起了被子,轻轻的落地声后,林敬言感觉到床边的凹陷,欲翻身之际脊背已贴上了热度。
      “老林……”
       方锐挤了上来贴上林敬言的背部,钻进被子想要环住林敬言的腰,手伸到一半就被抓住,手腕被施加了力道却不至于有痛感。林敬言利落地翻了个身,伸手将方锐抱在了怀里。
       林敬言看见方锐惊愕地抬起头,那双眼睛扑闪着在外头投进来的微光中熠熠生辉,如同以往的每一次带着希冀的光芒,无一例外地让他沉溺其中。
       “伙食还习惯不?”林敬言想起五年前那个在呼啸食堂耷拉着脑袋的少年,看见自己带来的点心开心得不加掩饰。也是那次,让林敬言守着的平静无波的池塘泛起了涟漪,漾起的每一道波纹都在轻轻地牵扯他的情绪。
        “还行吧。”
       方锐试图换个姿势让自己躺得更舒服些,然而床铺本身的设计也只是给一人休息,两个成年人躺到一起,也基本是紧贴对方的身体了。林敬言按住方锐乱动的手,低低地笑出了声,“别乱动啊,会惹火。”
      “我靠老林你……”方锐被噎得一僵,往下蹭了些许最后还是整个人钻进了林敬言怀里,“我说你比我矮这点就不好,啧啧。”
      “不就是两厘米?”
      “两厘米也是差距,”方锐认真地回答,扳手指开始一一数过,“你看喻文州和黄少天就是差两厘米,你看李轩和吴女士——哦不对,吴女士比李轩还要高一厘米……”
      林敬言听着方锐的话笑了,“身高能决定一切?”话正说着手已经捏上了方锐的腰。
     “……不能。”方锐抖了抖。
     林敬言没再去逗他,再撩拨下去指不定是谁先受不住,自觉地提起了另一个话题,“那条鱼怎么样了?”
     方锐窝在林敬言怀里的脑袋安分了,头发透过略薄的睡衣轻轻蹭着林敬言皮肤,他顿了几秒,声音极小地回答,“还病着,我怕它受不住,留在呼啸了。”
     “嗯。”
      林敬言努力让自己忘记曾欢游在水中的生物奄奄一息的模样,揉了揉方锐的一头乱毛。心里却像是长出了刺一下下搔痒,道不明的酸楚隔着流淌的岁月长河,与对岸的方锐遥相对望。方锐他指着毛糙的玻璃执着地要映出自己的影子,林敬言站在他身后温和地笑,没有点穿些什么,只因深知他们都是这样不知倦怠地让自己相信。
      “它也是累了。”林敬言开口时声音有些沙哑。
      “还没游够,怎么会累。”方锐干脆是蒙上了被子,试图掩饰语气的变化。

        

      林敬言脑海里是渐次清晰的夏日的燥热场面,罢工的空调让方锐咋咋呼呼地敲开了自己的房门,林敬言疑惑地看向面前的少年,方锐举着一瓶淌着水珠的冰红茶朝自己笑,“队长,我屋空调坏了。”

      林敬言让开,方锐解脱似的冲进了房间。外头蒸腾的热气搅成漩涡卷走了人仅剩的耐心,越发聒噪的蝉鸣震得林敬言耳膜刺痛,他后退了一步置身于凉气中,无比迅速地关上了门。
      方锐的眼睛正到处乱瞟,从林敬言整洁的床再到林敬言自己加装的小书架,无一放过。他凑过去仔细观察了书架上的书,回头一脸的震惊。
      “队长,没想到你看那么多书。”
      林敬言觉得自己有必要解释清楚,“空闲时候吧,很多书都是放着还没看的。我没你想得那么……知识分子。”
      “那借我几本看呗。”方锐这么说着,却是溜达到了另一头。
      “好啊。”
      林敬言看着方锐好奇地左摸右摸,只留给他仍存稚气的侧脸,声音在他耳畔响起,没来由地触动了内心柔软的部分。
      方锐在林敬言房间里待上了将近三个小时,期间与林敬言从荣耀聊到生活琐事,甚至谈到儿时无比熊的经历。方锐瞪着眼睛模仿家长训斥他时的模样,着实让林敬言笑了许久。
      直到维修工满头大汗地敲开林敬言的房门,方锐还在眉飞色舞地描述G市美食,他几乎是蹦着开了门,塞给维修工那瓶冰红茶,回头一脸的轻松。
     “说那么久不累?”林敬言问他。
     “还没说够,怎么会累。”方锐顺手拎起书架上的一本薄薄的册子,朝林敬言挥手,“那我回去啦。”
     林敬言点头,看着方锐关上门再听见逐渐远去的脚步声,蝉鸣却是衰弱了,他心脏跳动的节奏逐渐和那脚步声合在了同一频率。
     后来林敬言收拾房间时发现方锐借走的并不是什么他所说的高端大气的书,只是一本小小的养鱼手册。封面是一尾拥有灿金色鱼鳞的金鱼,浮到水面不倦地吐着泡泡,阳光在浮动的池塘水中跃动,塘底碧绿的青苔映得水尤清冽。
      林敬言思考过很久,所谓的养鱼手册,封面却是野外的小塘,这其中的寓意令人琢磨不透,如同猫捕光影却始终无法将其握在掌心。
      他停下了摆放书籍的动作,暗自思量着方锐还书时与其探讨的必要。
      然而方锐借走的手册直到林敬言离开呼啸也没能归还。

     “如果当初我按着既定的路线走下去,我是不是还该留在呼啸?”方锐躲在被子里挠林敬言,林敬言往后缩了缩暂避他的魔爪。
     “然后你就心安理得地等我退役,操纵出唐三打,成为呼啸的队长,而不是副队。”林敬言平静地说。
     方锐弯起眸子笑了,“嘿,听起来不错,我觊觎队长宝座好久了。”
     “但那就不会有方锐的鬼迷神疑了。”
     方锐抢先一步说了出来,一脸的得意,“联盟失去了一个身手不凡的盗贼,大损失啊。”
      林敬言没说话,在心里默默回忆了次五年前自己的决定。他为方锐的未来,很是笃定地对经理说,“他不该追随我,而是该光明正大地与我并肩。”
     林敬言不知道那句话具有什么样的魔力,算是蛊惑了战队上上下下所有的人。当时的呼啸,连饭堂分菜的阿姨,也慈爱地给方锐多勺了只鸡腿,春风满面地对他说,“少年,你很有前途。”
     方锐着实拿着这句话得瑟了许久,不过玩笑归玩笑,林敬言发现方锐出入技术部的次数多了,当他夹着账号卡出现在林敬言面前时,少年一扬下巴意气风发。
     “这是方锐的鬼迷神疑哦。”
      林敬言觉得他的决定是正确的,放弃了他未来的接班人,放手让方锐在荣耀世界的荣光庇佑之下或潜行或闯荡。小盗贼最终是成功了,与唐三打并肩战斗,那时的犯罪组合,收获了比呼啸建队更多的目光。
      “如果那样,犯罪组合也不会有,”方锐眼里带笑,在昏暗中看得并不真切,“但我从来没后悔过,老林你知道吗,方锐喜欢黏那个林敬言,那个说要让自己与他并肩的人。”
      那时初次上场的方锐无可避免地开始紧张,虽说是秋天但夏季的黏热还未消退,掌心渗出的汗让方锐开始怀疑他会握不住鼠标,或者,敲击键盘只打出一串无效的操作。
     “说好的要功成名就呢,”林敬言靠在选手席的椅背上看他,“方锐大大你勇敢地上吧,我看着你。”
     也就是那时方锐觉得林敬言的话语有奇怪的特性,抹了把手心的汗方锐决定永远也不要说出来,那一句“我看着你”让他惯用的猥琐无所遁形,暴露得一干二净的小心思炽热又谨慎地编织着,属于呼啸的风,是林敬言带给他的风。
     也就是那时林敬言觉得方锐的眼睛会笑,少年听了自己的话呆愣了几秒,紧接着语气欢快地表达了自己一点都不紧张。在自己无奈的盯视下,方锐眨了眨那双眼睛笑得坦然,“我确实紧张。”
    “现在我要用海无量了,”方锐说,“有没有那么一点的心痛啊林大大?”
    “我用冷暗雷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心痛?”
    “我可心痛了,”方锐反驳,“不过,曾经的林老师呀,遇到你我可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那你试试看?”
    沉寂了许久的空调感应到屋内温度的回升,重新开始了工作。冷风钻进方锐的衣领,轻柔地降下皮肤表面的温度,掀起的被子被踢到手不可及的地方,只虚虚地盖住两人的脚踝。
    感受到对方的手在细韧的腰部游走,被角滑落直到再也盖不住脚尖,冷风刺激得方锐抑制不住地一哆嗦。
    他抬起头看着林敬言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眼里却像是淌着温柔的河水,让人甘愿沉溺。
    方锐觉得自己要夭寿了,嘴一瘪语气委屈得像是要哭出来。
      “求放过。”
     



TBC.


到暑假得大修一次…

评论 ( 3 )
热度 ( 22 )

© 无浪系眠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