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浪系眠舟

你所看见的这个世界,将成为他们的荣耀

联盟奶妈出走记 -01

 --放生你啊

1-蓝雨哗啦啦地下
 
   徐景熙倒转了辣椒酱的瓶子,拍,拍,拍。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一坨并不是常温的辣椒酱滑进冒着热气的汤里,瞬间成为一抹耀眼的红。
   他意识到,他本该选择老干妈,让美帝大呼过瘾的老干妈,正直的老干妈,而不应该是什么蒜蓉辣椒。因为老干妈的颜色更接近,夜雨神烦被大刀阔斧砍出来的血。
   徐景熙抱着将就的心态,用筷子搅动了碗里的面,几块牛腩浮动露出了头。他摸出手机打开相机应用,咔嚓咔嚓就是几张。
   端详了十几秒自己的杰作,他甚是满意地发上了微博,友善的九宫格。
   徐景熙V:灵魂语者在屠杀的路上,请组织放心。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徐景熙并不是很能吃辣,在他把手机重新放进兜里,对着带了妖艳颜色的汤深吸口气,筷子卷起面条视死如归地尝了味道后,敲定了自己的属性。
    涕泗横流之际徐景熙似乎看见灵魂语者在自己面前自带圣光地出现,一步步稳稳地向前走去,充当诱饵的神圣任务就这样托付在他身上,提防着随时会出现的凌厉剑光,或者铺天盖地的乱雷,又或者,狂暴的肉贴肉。
    这是蓝雨司马昭之心的战术体系中重要的一环,治疗光明正大地当诱饵,忽略那位站哪都能拉到和治疗一样仇恨的术士,似乎没有哪支战队能如此心安理得地承认,除了蓝雨,但对手偏偏无法拒绝诱惑,灵魂语者杵那就是一条油光水滑的腊肠,正宗皇上皇。蓝雨的治疗早已做好为蓝雨服务的准备,献上一切,包括奶粉和热水。
    可我没想着要提供尿布,徐景熙吸了吸鼻子,凄凄惨惨戚戚地想,熊孩子跑出家门尿了裤子,怪我咯?
    事情追溯到那场妖孽的团队赛,带着人头优势的霸图一路追杀,蓝雨本着不抛弃不放弃的原则四处流窜,夜雨声烦拖着快要见底的生命呼得出现,连带着公共频道闪出的字,刷满了存在感,刷满了仇恨。
    夜雨声烦:徐娘!!爱我!!!
    徐景熙手一抖取消了施给夜雨声烦的治愈术。
    在前面赶着路的枪淋弹雨立马回头狠戾地给夜雨声烦丟了一堆手雷。
    上一秒已经对蓝雨逆袭不抱希望正和潘林侃着何时去吃大盘鸡的李艺博目瞪口呆。
  “蓝雨内讧?”潘林一脸复杂地看着虽然有同队豁免却依然被各种光影笼罩不住蹦哒如同上了发条的青蛙的夜雨声烦。
  “黄少天语出惊人。”李艺博说完,淡定地合上自己张开的嘴。
      【公共】灵魂语者:不爱。
      【公共】枪淋弹雨:……
    守护使者和弹药专家并排站着,朝着夜雨声烦的尸体心照不宣地弯了腰,身后是张牙舞爪的霸图众,场面极其悲壮。
    赛后郑轩一脸忧郁地目送徐景熙冲出记者招待会会场,因睡落了枕而极慢且艰难地调整脖颈扭转的角度后接过话筒。
    “压力山大……”
      回到俱乐部,黄少天对徐景熙放生他的行为进行了控诉,非常顺口地从队友情深讲到人道主义,从敬业爱业讲到国家建设,一旁的郑轩也不幸被波及,冠上了窝藏嫌疑犯的罪名。
   “黄少,我想纠正你一点,无论你怎么称呼景熙他都不会爱你的。”郑轩生无可恋脸。
     徐景熙翻了个白眼。
     如果这都不能成为自己离队出走的理由,徐景熙指尖蹭了蹭纸巾抹掉油腻,又掏出手机点开了那只憨厚的企鹅。
     一个头像为正儿八经手写的DPS字母的群妖孽地刷出99+的消息,群成员纷纷对徐景熙这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表达了赞赏之情。
     没差了,这里聚集了一帮想挥舞十字架揍人的治疗,张新杰友情提供的头像仨字母读起来荡气回肠,内涵深刻而隽永,简直感动了这些迷惘的人。
     几天前阮永彬在群里声泪俱下地叙述,他从呼啸提供的一柜子账号卡中摸了张流氓的暗搓搓加入公会抢夺野图的战局,在仇恨和装备齐飞的混乱当中,他听见公会会长的叫喊,“唐队你明明不是猥琐流的啊!”
     阮永彬表示你们难道只认识唐昊的流氓,伐开心。
     众治疗感同身受地说起自己的悲惨经历,话题便引申到了不可挽救的地步,徐景熙看着群共享word文档里黑体加粗的“奶妈不是妈”,神色复杂。
     奶妈不是妈,徐景熙一筷子串起了三块牛腩,嘟囔着,夜雨声烦神出鬼没,我怎么找得到他。
     不是饭点,铺子里坐着的人寥寥无几,徐景熙毫无障碍地望到了外头阴沉下来的天色,愣是没挪一下。翘了大半天训练的蓝雨治疗心安理得地继续完成吃面的宏图大业,完全忽略了没带伞这个可怕的设定。
     所以大雨真正瓢泼起来的时候徐景熙几乎要崩溃。
     来电提示,黄少天。
     徐景熙面无表情地挂掉。
     短信提示,黄少天。
   “接电话!!!!!队长问你翘掉的训练怎么算!!!!”
     徐景熙面无表情地删掉。
     托着腮在窗边忧郁了好一会儿,徐景熙欣赏够了雨中狼狈的人们,手机又不依不饶地振动起来。
     来电提示,郑轩。
     徐景熙下意识想按挂断的手指迟疑了几秒,最终滑到了接听。
   “终于接电话了啊!!景熙我跟你说你今天可是——”黄少天的声音毫无防备地在耳边炸响,还一愣一愣的徐景熙脑内只剩下了一个念头。
     天使威光,强行击退黄少天。
   “收声。”徐景熙气沉丹田,憋出一把低沉的声线。
     黄少天卡壳了。
   “不是吧你谁啊?!”惨叫声。
     徐景熙掏了掏发疼的耳朵。
  “景熙,”手机的原主人夺回了他的所有物,“怎么了?”
  “我要给你们上一课,奶妈也是有人权的。”徐景熙严肃地。
  “这事你得和黄少说啊?”
  “我不和剑客说话。”
     在一旁偷听的黄少天又嚎了起来,“凭什么啊你这是歧视赤裸裸的歧视!”
  “景熙你回来吧,我脖子还痛着呢。”
  “奶妈不是妈,我不是医生,自己揉。”徐景熙一句话驳回。
  “景熙你就勉为其难地原谅黄少吧,他答应让你开着夜雨声烦上竞技场了。”郑轩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被郑轩捂住嘴的黄少天瞪大了眼睛。
   “真的啊?”徐景熙急忙把掉进汤里的汤匙捞起来。
   “真的。”郑轩拼命朝喻文州使眼色,后者了然地按住了黄少天。
   “可我更想开着枪淋弹雨。”徐景熙尾音上翘。
     郑轩内心的小人抱头痛哭。
   “……好。”
     徐景熙对着淌了雨水稍有些模糊的玻璃窗比了个V字,无声地笑了。
   “我没带伞。”徐景熙后知后觉。
   “你在哪?”郑轩问。
     徐景熙站在铺子门口,脑内飞快地过了一遍来时的路线,让人兜兜转转的街巷交织纵横,长年累月之后被锈蚀的旧时的路牌已看不清字样。

     冷冷的冰雨在我脸上胡乱地拍,他心里忽然有了这句歌词。

     沉默片刻,徐景熙的声音,在郑轩按了扬声后百转千回地萦绕在蓝雨的训练室里,带着无奈和满溢出的委屈。

 “这是哪儿……”
    带着颤抖的尾音。
 

————————
 防风:所以呢
石不转:怎么回的去?
笑歌自若:郑轩接他的吧,这么远的地方,郑轩居然愿意去
愈灵者: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小手冰凉:?
愈灵者:徐娘半老……
 
 

TBC.

后文 02-微草刷啦啦地长

评论 ( 22 )
热度 ( 373 )

© 无浪系眠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