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浪系眠舟

你所看见的这个世界,将成为他们的荣耀

【双鬼】-愈久 01

#轩策BG注意,阿策女体.
吃我安利,不能独我一人蹲在这里.
大学paro.


-01


   李轩正面临人生中最大的危机。
   他二十刚出头,和和气气地和周围人交流,平平淡淡地度过了童年时期少年时期中二时期,规规矩矩地考入了一间不错的大学,所有发生的意外最后都是有惊无险。
   然而,当他看见一条来自李迅的短信时,他彻底傻在原地。
   迅儿:轩哥你快别挖土了!阿策今天早上被人堵在门口当众表白了!!那排场简直可怕!!!好像还聊得挺开心的啊!!!!不上不是男人啊去吧皮卡轩!!!!!
   递增的感叹号惊得李轩一愣一愣。
   彼时他刚走出多功能厅,迎着过分热烈的阳光眯了眯眼,低头读了这条短信,内心顿时有千万条电鳗嘶嘶放着电麻痹得他打了个本不应有的寒战。
   李轩和吴羽策算得上是青梅竹马,李轩仗着比她高一年级成天怂恿人喊他轩哥,被赏赐一个冷眼的几率极高,因此两人相识十几年李轩却从未得逞。
   两家父母交情甚好,常常相聚声称“交流感情”。还小的李轩会拉着吴羽策四处走动,而多过几年两人自然而然地分开了孩童时代相握住的手,一同走路时也保持了一定距离。
   平淡的故事,自然的发展。
   吴羽策是天生的美人胚子,随着时间流逝愈发出落得漂亮出挑,只是不冷不热的性子让不少人只能远远地观望。而李轩在漫长的脱二道路上渐渐长开了五官,在人群中算是一眼找不着多瞅瞅才能发现的小帅男生。也仅仅是一点点,吴羽策面无表情地回应李轩得瑟着时问出的问题。
   高中的一次校运会,李轩在毫无遮蔽的观众席中顶着烈日狂摇扇子,身旁的男生大呼小叫着离我远点,这种能把狗蒸晕的天气,谁也不愿意贴上任何能让人更为烦躁的热源。
   正试图把自己藏在不容易得到的荫蔽中的李轩,在听见有人呼唤自己名字时不耐烦地抬头,前排刚扯开嗓子喊过的楚云秀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站着的人,笑得颇有一番值得解读的意味。
   吴羽策双手环在胸前,微仰着头时搭在肩上的长发滑落了些许,姣好的面容带着始终清冷的表情,安静地注视在高处怔愣住的李轩。
   李轩反应过来后一迈腿几乎是用蹦的跳下楼梯,带过的风扬得吴羽策的发丝也在飘动,抖得汗珠淌过下巴砸在炙烤过的水泥地上。他尚未来得及问上一句,面前的姑娘就皱了皱眉,纤长的手指夹了一张纸巾,给大汗淋漓的李轩擦起了额头。
   “喔——”顾着看热闹的众人没有忘记起哄,不少人胡乱地鼓着掌,各种怪叫突兀响起,最后又和谐融入意味不明的叫嚷中。
   李轩尴尬得不敢再动,心中蕴蓄已久道不明的情绪一下呈了井喷状。吴羽策隔着一层纸巾指尖轻轻的触碰似乎烫得李轩一哆嗦,他扯起嘴角试图掩饰异常,垂眸看见被开着玩笑的另一个主角表情都没变化一下,倒是自己恍若被抓包的窃贼,张了张嘴唇什么也没说出来。
 “拿着。”吴羽策把纸巾塞进李轩手里,一矮身拿起脚边的保温袋,“路上阿姨让我转交的。”
 “啊……好。”李轩恍惚着接过来自母亲的手艺,远处没听见真相的又是一番吆喝,惹得别班的也兴致勃勃凑了热闹。
 “走了。”吴羽策撂下一句话,干脆利落地转身钻出了聚集的人群。
   李轩走回座位时一众男生还保持着目瞪口呆状,一个个愣头青眼睛都不眨,盯着吴羽策的背影出神。只有黄少天贼兮兮地凑过来,贴上汗湿的黏糊糊的手臂也在所不惜,“行啊你,什么时候拐了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还有爱心便当。”
   太阳还是那么猛烈,喉咙干燥的李轩摸着已经超过常温的矿泉水瓶,一阵无名的烦躁让他语气也不悦起来。
 “不是。”
   瓶盖咔啦地被旋开,李轩拧着眉头望向了远方。
   旁人也不知他在否认什么。
   也就是那时,李轩才明白过来,喷薄的情绪不是什么对所谓妹妹的关心,何况吴羽策从未承认过这一点。那莫名的让人疑惑的悸动,是属于青春期的,最初的,最纯朴的爱慕。
   大彻大悟之后这个故事也就平添了惊心动魄,不过这是李轩单方面的心惊肉跳,青春期的男生莽撞而少有思考后果,他却一步也不敢迈出守着固有领土杞人忧天。
   李迅曾对李轩的暗恋行为嗤之以鼻,听罢李轩的遭遇,将其一字以蔽之,怂。
   没想到李轩这么一怂就怂到了大学。
   李轩对高考完的吴羽策笑着说,要不你也来荣耀,多好的一所大学。
   吴羽策没答话,只是低头摆弄着手机,最后按灭了电子设备,光滑的屏幕映着她的眼睛,一眨一眨。
   那时的她彻底长成了美人,上翘的睫毛微颤着,半掩了墨黑的瞳仁。
   李轩别过头深吸了一口气。
   后来吴羽策的母亲眉开眼笑地拎着荣耀的录取通知书敲开了李轩的家门,美名其曰庆祝,实质上是两家父母高举玻璃杯谈笑风生,吴羽策趴在桌上假寐长发遮挡住了脸部轮廓,李轩望着她愣愣地发呆。
   李轩至今还藏掖着心思,生怕被嘲笑内心的独白。
   怂到现在,还不知道有没有未来。
   天很热,心很冷。李轩揉了揉眼睛,只觉得自己的境遇快赶上汩罗江畔的屈原般凄楚,屈大诗人有广大人民挂念至今,他却没有人会了解一路小心翼翼的孤独,还在提防着是否有人想要抢走他的秘密将其公诸于众。
   独自凄凉了一会儿,李轩怀揣复杂的心思走向饭堂。这个时间同宿舍的人大多出外解决午饭,也呼朋唤友叫叫嚷嚷,李轩没有跟去,因为他清楚他们嘴里所说的朋友并没有那么简单。
 “也就是女朋友啊——”
   李轩悠悠地叹了口气。
   单身狗李轩受到过的伤害累计起来可不止一万点,是天上银河的星辰般不计可数。情人节,七夕,都是趴在桌子上过的。困顿迷糊之间,振动的手机收到的是舍友不归的讯号,脑海中闪现的却是吴羽策抬头看他的一瞬间。
   作为一个脾气好的小帅男生,李轩也不是没人追求。有时是学妹,有时是同级的女生,红着脸给他表明心意。窗边趴着的是黄少天还是楚云秀都不重要,只是永远不缺人围观这一幕。李轩总会不好意思地笑笑,温声细语地给人解释,“我有喜欢的人了。”
   总有人追问他心中的是谁,黄少天还声称可以帮他助攻,顺便吹鼓了自己牵红线的能力,李轩只是苦笑着,抱着吴羽策给他的那瓶可乐降温降噪。
   拒绝得多了,心中的幻想却始终不付诸行动追求,李轩在这方面算得上是浑浑噩噩,还不间断地受到伤害。李迅大叫心疼你,而李轩挠了挠头无奈说道,“习惯了。”
   但他看见那条短信时还是不可抑制地慌张了。
   他明白摆在嘴边的习惯只是欺骗自己的幌子。
   而这幌子现在被人公然掀下,他藏匿住的心思即将暴露得彻彻底底,而前来挑衅的那人,立在门口笑得张扬得意。
   假想敌变成了真正的敌人。
   这怎么能不让他警觉。
   李轩胡思乱想着,脚步一斜拐进了食堂,大功率的吊扇正勤恳地工作,配合这空间独有的阴凉,外头的闷热总算是暂时隔绝了起来。
   随意地抹了把汗水,李轩朝少人徘徊的窗口走去,胡乱点了几个菜作罢,脑子还在为自己该做些什么来改变现状而运转,端着餐盘的李轩走了几步,就似乎听到大脑罢工的抗议。
   吴羽策正坐在不远处,独自一人垂着头,用筷子把盘里的苦瓜一片片挑走。
   头上正对的风扇吹得她额前的发丝倔强地翘起,李轩看不清她的表情,却明白她平静得无人能及。
   上天存心不给我思考的时间和机会。
   就这样将我的牵挂公然摆在面前。
   已经被逼至绝境再无退路,意识到这点的李轩无奈地,朝抬起头来的吴羽策挥了挥手。




TBC.


急死个人了(。



后文 02

评论 ( 8 )
热度 ( 44 )

© 无浪系眠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