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浪系眠舟

你所看见的这个世界,将成为他们的荣耀

【双鬼】-愈久 02

#轩策BG注意,阿策女体
#大学paro

前文 01


02
   装作若无其事的李轩在被长凳绊一下后苦了一张脸。
   他手中的托盘还放着一碗汤,平日吝啬的食堂大妈依然只给他舀了一勺,却也无法忽视里头的汤液晃动溅上衣衫,濡湿了贴近肚子的布料带着点余温,瞬间放大的热度让他倒吸口凉气。
   李轩苦兮兮地抬头,看见吴羽策半掩着嘴一副欲笑不笑的模样,上翘的眼尾掠起透露了此刻她的心情。他放弃般无奈耷下唇角的弧度,放下餐盘时心猿意马,用了最拙劣的开场白。
  “这么巧啊。”
   吴羽策没回答李轩这没营养的话,只是略带疑惑地瞥了他一眼,李轩连忙低头拿起汤匙搅动了仅剩的汤水,浅黄的液体舔舐了碗壁,却再也没有脱逃的力量。
  “听说你……今天早上被堵着告白了?”
  坐不安稳,心跳的频率不住加快,李轩咬咬嘴唇始终压不下内心的燥热,那份名为酸苦的热情之流蠢蠢欲动,他看似漫不经心地提出问题,却始终无法完全掩饰住不安。
  “嗯,大二工管的,连我手机号都知道。”吴羽策说。
  “你答应了?”李轩的语调微小地上扬,声音不自觉大了起来。
    吴羽策本还在挑动饭粒,听见这话停下了动作,沉默了让李轩心慌的漫长几秒后,轻摇了头,“不是很熟。”
  “噢。”一直堵在喉咙的气息顺遂地通出,李轩张了张嘴唇,“这种事情不能太随便了,他——长得也不怎么样吧?”
  “还行,和你差不多。”吴羽策抬眼凝视了李轩几秒,唇一抿显出思索的模样,却没有被发现唇间紧锁的笑意,“给个友情分,你比较帅一点。”
    李轩完全没有因为这句话而高兴起来,奔涌的热流几乎要将他淹没,再次艰难地压下窜到嘴边的话语,内心隐秘的想法时不时在暗示着他,玩家正处于悬崖边缘,是前进还是后退,等待抉择。
    然而这不是游戏,是赌局。
    赌注是李轩和吴羽策曾一同度过的时光里他人最难以企及的默契,以及将来他们两人的形影不离。
    兵行险招,为的是搏取己方胜利。而李轩一旦贸然前行,失败了,就将把他与吴羽策的曾经和未来一并输出去。
    李轩不是一个老练的赌徒,也不是一个成熟的赌徒,他只是怀揣理想在骰子之间穿梭,做着最笨拙的举动,保护着自己唯一的筹码,小心翼翼又患得患失。
   “是吗。”李轩觉得自己笑得够敷衍,僵硬的肌肉牵动了也只有生硬的弧度,“他那种冲动的人可要不得。”
   “嗯?”吴羽策发出一个带有疑惑的音节,“那你说什么样的人能要。”
    内心小九九着的李轩因为这句询问嘴角一抽,在内心他掰着花瓣表情忧郁,一片片地数,李轩能要,李轩绝对能要,李轩能要,李轩绝对能要。
    不能这样说,李轩自以为冷静地给自己泼了一盆冷水,否决了这两个不靠谱的选项。
    揉了一把脸,李轩迟疑了一会儿还是开口,“起码要认识得久一点,感觉还不错的,性格要好一点吧,最重要的是不能太冲动。”
   意识到这无意识说出的标准已经往自己方向靠拢的李轩又苦笑了一下,自己确实与吴羽策认识多年,他没有冲动,坚守阵地守了这么久,却依然缺乏主动的勇气。
   风扇吹得吴羽策的一缕发丝轻飘飘地撩动着她的鼻翼,她听见了话秀眉微挑,用手指摘下左手手腕上的皮筋,松松地扎起一个低马尾,解决了这个问题后似是无意般开起了玩笑。
  “你这是还没死心想当哥,要帮我把关?”
  “不……”一个字急切地从李轩嘴里蹦出,拖着不明意味的长度,他伸筷子戳了一块土豆塞进嘴里,含糊不清道,“唔,你其实叫过我哥。”
    吴羽策愣了一下。
  “你大概不记得了。”李轩放下筷子忧郁道。
    吴羽策高三毕业后的暑假,被同学半拉半扯去庆祝,恰好在餐厅走廊上遇见了被众人拉住的李轩,两帮人当场决定拼一包间。
  “交流一下感情。”刚落座楚云秀就掏出一叠扑克牌,手一挥将两拨人聚在一起,颇有一番指点江山的气势,“玩游戏来不来?”
    玩闹的兴致来了就难以浇灭,众人也没有拒绝的理由,纷纷表示来战。楚云秀只思考了一秒便提出建议,“国王游戏?”
  “好啊。”苏沐橙轻轻鼓了掌,笑问,“你们有异议吗?”
  “没有没有,快来。”黄少天摩拳擦掌跃跃欲试道。
    楚云秀清点了人数,洗好牌将其反扣在桌子上,拍了拍手示意可以开始抽牌。
  “我。”张新杰把鬼牌推出来,表明了身份,“先客气一点。红心2,做二十个俯卧撑。”
    闻言有人靠了一声,黄少天的一脸不忿,倒也是干脆利落地一口气做完,起身时微喘着,“你这也叫客气?”
  “自我感觉良好。”张新杰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地回答。
   第二轮重新抽牌,李轩当了国王,黄少天再次中枪,被要求和喻文州一起狂灌了五杯水。
  “我觉得我已经饱了,马上就能打个嗝,”黄少天一脸悲愤地摸着肚子,“有没有人性,钱是AA了,你们吃菜我喝水。”
   李轩理都没理黄少天的瞎嚷嚷,转头去问喻文州,后者笑着说,“还好。”
   肖时钦在第三轮抽到鬼牌,面对全场尤其是黄少天灼灼的目光有些无奈,表示是否命令到黄少天并不单是他能控制的,而后笑了笑,“我还没想好,这样吧,黑桃8坐到红心3腿上,然后黑桃8做一件没做过的事。”
   黄少天见没有抽到自己开怀笑着拍腿大叫起来,“我怎么觉得蓄谋已久,要报警了——”
 “是你自己想多了。”肖时钦摊手说。
   李轩揉了揉太阳穴,把手里的牌反放到桌子上,“红心3是我。”
   他抬头寻找肖时钦所说的黑桃8,众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短暂的静默之后,吴羽策将牌拍出站起身来。
   李轩看见吴羽策朝自己走来,身边的空气似乎停滞了些许,包间里的抽风系统不太作为,莫名的期待和雀跃迸溅在心上,让他呼吸一窒。
   吴羽策站在李轩面前,微低头看了坐着的他一眼,将碎发别在了耳后。她伸手示意李轩张开手让开位置,没犹豫般侧坐在了人双腿上。
   乌黑的长发披在她背后,还有一两丝掩住她侧脸的轮廓,李轩觉着腿上的触感让人脸红,心跳加速乱了应有节奏。
   肖时钦的要求是什么,李轩一下子没想起来,他只知道下一秒吴羽策便偏过身来面对着他,伸手环住了他的脖子,温凉的手指在他后颈点了几下,凑近了在李轩耳边吸了口气。
   她没去理会再次滑下的发丝,低低笑了一声,用轻轻柔柔的语调,清晰地唤道。
 “轩、哥。”
   温柔的语气宛若羽毛尖撩拨着,轻轻的吐息吹着震颤的笑意喷在耳边,带了洗发水香味的头发贴在李轩脸颊,让他顿时一抖,心猝不及防地酥麻着软下去,激起无限的回音。
   李轩手脚僵硬无措在当场,屏息时间大脑是一片空白,他眼睁睁看着吴羽策神色如常地站起身来,众人笑得意味深长,却没能做出什么动作。
   后来的游戏李轩已经不在状态,楚云秀的目光有意无意落在他身上,一副你们终于得到助攻的表情,而李轩压根没注意到,只是木然地捏着手里的牌,压不稳狂乱的心跳。
 “遵守游戏规则而已。”吴羽策后来在被问及时,罕见地沉默了几秒,一咬嘴唇这样回答道。
   自己明知是游戏还当真,李轩无奈地想,他清楚记得那刻化为一汪春水的心难耐的搏动,唯有一人至今心心念念缠在鼻间的清香,自己还会一直将记忆存在心尖,呵护备至。
  “你说的是那次游戏?”吴羽策想起来,“记不太清了。”
 “没什么。”李轩摆摆手,被打湿的衣服贴上皮肤黏腻得惹人不快,他皱起了眉头。
   他拢在手心里的感情,依然不知能否归于心之所向。
   他甚至不懂,目光追及之处那人是否知晓他的心意。
 “走了。”吴羽策喝完最后一口汤便端起餐盘起身,朝李轩打了一个招呼,转身离开。
   愣愣地目送吴羽策的背影,李轩看着她走进室外的蒸腾热气中,万丈光芒洒在肩上,给发顶笼上朦胧的光晕,她脚步稳稳,消失在拐角处。
   李轩再次低头搅动碗里的汤水。
   汤熬愈久愈浓,他却愈久愈迷茫。
   我没来得及知道那泼出来的汤是什么味道,李轩心不在焉地想。



TBC.



 其实我很着急.

评论 ( 3 )
热度 ( 27 )

© 无浪系眠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