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浪系眠舟

你所看见的这个世界,将成为他们的荣耀

【轩策】-晨

摸了条鱼证明我还活着。

依然是单方性转,不适者慎。

愈久什么时候能更还是个谜。

    李轩踱进院里头,鸡才刚啼鸣过三声。

    清晨水气重,月季被打了一片的水珠。李轩随手掸去花瓣上的晨露,悠悠透过雾蒙蒙的空气才瞧见吴羽策正背对着他,穿得单薄,长发仅用一支碧玉连丝簪绾起,其余的自由地披下,没有过多的梳妆,想必也只是起身时动了逛院子的念头。此时她若有所思地对着拱门旁长势良好的柯亭竹,站成了一幅静止的画。

    李轩甩甩腕子手随意按上墙试图捻干漉湿了的指尖,感知到墙壁同样也蓄着潮意后无奈缩了手,放轻手脚一步步挪近人,生怕踏碎了一连整个庭院的安静。

    被李轩一时不当心踢到横亘脚前的小石块骨碌碌地滚远,吴羽策听得异响转过身来,李轩正屈着手臂解了外衫,举在半空的手在眼神交汇之时尴尬地顿住。

    吴羽策讶异的表情仅一瞬后就敛回,秀眉微挑无声地看着人。

    一夜未归的李大少爷未免有些心虚,轻咳一声欲给人披上衣衫,被吴羽策伸出的手按在原处,“累了?”

    “本是那样,”倦意恰恰已过最盛之时,李轩顺势牵住吴羽策冰凉的手,举至胸口自然地给人暖起手来,舒展了微紧的眉头笑得坦然,“见着你就没事了。”

    吴羽策像是早已习惯李大少爷这派说话的风格,没去驳些什么,倒是看向了掌心的热源,注意到李轩的长衣袖口松松滑下,露出了腕上仔细系好的缨绳,一时怔愣。

   “我一直带着呢。”被戳破小心思的李轩讪讪道。

   “哪能这般,”吴羽策语气无奈,揉进了晨雾湿气的声息轻而缓,“手伸来,解了。”

    李轩笑吟吟地缩回手,退后一步一副你奈我何的模样,矮身躲过不依不饶追上的吴羽策,早有预谋般,用了些劲将人拉近身,虚环住人手垂至对方的腰侧促狭地一顿。

    “你怕是许久没练过剑术了。”吴羽策神色如常,不轻不重地撞了人一手肘,“红莲想必也是很期待和四轮过过招的。”

    李轩吃痛,眼睁看着吴羽策轻巧地挣走,愉悦在唇际漾开来。

    “娘子手下留情——”

     吴羽策回转身来,一双丹凤眼眸剪秋水半含笑意。

    “我寻思着,是柯亭竹硬朗,还是你坚强。”

    

   

——————  

 *女子髻上常系缨绳,出嫁后由丈夫亲自解下。

没了。

你猜轩哥怎么着。[划

    

 

    

    

   

    

评论 ( 8 )
热度 ( 22 )

© 无浪系眠舟 | Powered by LOFTER